星星妖精

【艾利】《烤面包与棉花糖》chapter06(下)

苍昀:

最终那天晚上他们很是尽兴,随着最后一波人流涌出巷子,伴着夜间公家回到旅店,甚至在洗浴完毕之后又闲聊了部分时间,以至于心照不宣地睡到第二天日上三竿。


利威尔拉开窗帘,迎着直照而来的阳光眯起眼睛,一回头,正更换睡衣的艾伦和他交换了一双笑眼。


利威尔本是个生活在严格时间框里的人,他被单位的时间表束缚着,即使熬夜改稿子的时候也从不晚于一点,而艾伦突然闯进来,他拿着斧子在他随钟表滴答的刻板生活里凿了个窟窿,扔进来一捆火柴,点燃了他已经忘记好久的活力激情。这几天里,他们过得越来越随性,把时间表统统忘掉,随着心意走走停停。


他们在临近中午时来到一家串串香。利威尔捏着食材串的竹签,一根根插进清汤锅底,艾伦和他提议去东郊记忆看看,他却只看着艾伦的双手,那双手有条不紊地把它旁边盘子里一根根串子尽数放进红汤锅底。


他们在午后来到东郊记忆,他塞给艾伦一个甜筒,于是小孩塞给他一碗淋了照烧酱的薯条,还烫着的薯条伴着咸香被他含在口中,坐在他对面的青年却攥紧了甜筒——他就像攥了个话筒。


“请您——”艾伦摇摇头改变了说法,“您如果可以和我在一起,请也让我进入您的食品库里好吗?”


利威尔没有继续看艾伦的眼睛,他有几分庆幸艾伦没有再一次打直球,他却又知道艾伦是对的,他没办法建实那面墙壁,而它现在早就被这青年凿得稀碎,却又隐藏着一张网,虚掩着挡住年轻人前行的脚步,也隔绝了他自己的出路。


艾伦提出看场电影,利威尔看着捧在手心的薯条,甚至觉得这有些顺理成章,这孩子以快得让人心惊的速度把他拽离以往的轨道,他却不好抽出手掌。


就陪他看一场,既然明天他便要乘着飞机离开,而还要帮好友买其他东西的年轻人还要继续独自周有一天,总不该让艾伦抱着个遗憾晃荡。


而年轻人分外坚持让他来挑电影的后果就是,他们走进了恐怖电影的放映室。


利威尔不是不清楚艾伦提出看电影的期许,可他又是在不想这样突兀地和对方一起扎入另外几个言情片的场所。


影院中的惊呼和抽气声倒是加剧了恐怖氛围,利威尔后座女生的叫声时不时刺激他的耳朵,他途中向艾伦望去,年轻人的脸被眼镜埋住了一半,抿着嘴唇,木着一张脸,全程没有说过一句话。


回旅店的途中,艾伦偶尔会往后看一下——他把头向左后侧出一个极不明显地角度,眼珠像是从车上落下的两颗豆子,齐齐滚到眼眶的最左方,紧绷着下颌。很快他就会轻咳一声,“您不用害怕,我们晚上是睡一起的。”


利威尔本着身为一个年长者的自觉很给面子的没有笑出声——他忍着笑意木着脸点了点头。。


 


青年浅呼了一口气。


利威尔回望过来,阳光透过机场的玻璃沐浴了他满身,他的眼角被晕染出美丽的弧度,那片灰蓝色的湖水从这个角度看过去都透亮了些许,好似浅滩的海水,温柔地流过软沙,于阳光下铺陈。


那片浅海水一波一波地向他漾来,在他心上的软沙里冲刷,前进半寸便退回,反反复复,他被那片海水冲刷地发痒,这难耐的痒从心房逆流至喉咙。


“我想,我喜欢您。”


他的声音也被那片浅海抚过,带上温暖却不灼人的温度,像风一样放轻,却又坚定地刮过去。


“请您和我在一起。”


“从上次分别到如今已经过了三个月的时间,而我想告诉您的是,我对于自己的决定看得更加清楚。我喜欢您,想和您在一起,想带着您和我去尝试在一起。”


“我知道我比您小,您可能不放心,这段时间看下来我确实很多地方做得不够好。”


“可是我有愿望,有信心,只要您同意,我一定会和您一起走下去。”


“脚印如果大小不等,深浅不一,那就磨合好了。”


“不管怎样,我想和您试试看。”


利威尔回望着艾伦的眼睛,他想他应该给予年轻人这次正式的剖白相应的尊重。


可他听到后来,觉得这剖白郑重到他有些招架不住。


——或许我做的不够好。


艾伦总是这样说,可他知道,从很久以前就知道,这个披着树木外衣,有时散发着麦香的男孩,一直在他的同龄人中发光。从遇到他开始,年轻人便不断地道歉和低头,把自己身上的锋利努力地收起来一些。那孩子总说自己做得不够好,可从一开始,着手解决问题,着手改善关系的,一直都是那孩子,从见面的那刻起,艾伦就斩断了自己的过往,为了还称得上陌生的结婚对象而努力,而那些负面情绪,他没有一次在年长者的面前表露,他拒绝了所有的标记感应,从不曾逼利威尔做任何事,劝了一遍又一遍,耐心而真诚。


艾伦在他眼里还是个小孩子,却一路上努力地去为别人着想,统筹了整个旅行。


——你很努力了,你做得很好了。


利威尔总是想和艾伦这么说,每次那双绿眼睛坚定地望着他却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就会觉得那股冲动涌上心头,他想去捂住青年的嘴,甚至想把说出这种话的青年拉去浸马桶。


是他自己做得不够好。从一开始就缩在壳子里,没有做过任何努力,把自己自以为站在年轻人角度的考虑摊开后便拒绝对方的声音,对方的意愿。


可是他突然想到,他又凭什么呢?


凭什么自己多年来躲在妹妹建的那所面包房里,审视着这个麦香味男孩的成长,在把对方的过去窥伺地差不多后,又要求这个孩子必须确定他自己能够负担得起生活才肯挪动脚步。


他和这年轻人是同时被绑在一起的,他想他不该一直要求对方单方面努力,他不该在婚姻建立的基础上,要求对方孤独地努力变成情深似海再表示考虑考虑,也不该要求对方一定要一面也不见,生生地吊死那孩子所有的期待。


更何况,这是他注视了很久的面包味男孩。


更何况,他早就被那孩子拽着走了好久。


他早就迈步很久了,从谈话到牵手,从一天,到一整个旅途。


不过是再迈一步而已。


他妈的又不是老到入土,谁稀罕缩在房子里。


他向那天下午一样,趁着艾伦把注意力集中到他的眼睛之时,伸出手狠拽了下对方的胳膊,把艾伦拽得一斜,在对方疑惑的目光中弹了他的额头。


“那就在一起吧,烤面包。”


 


可惜那天H岛的天气恶劣的骇人,航班取消的消息轰得两个人片刻无措。


“我把房子退了,因为我明天本来定了个单人间……要不我再退掉定一个双人间?”


而最后,艾伦纠结地刷开房门。


“他们告诉我没有两张单床的双人间了。”


他看着利威尔神色如常地把两人的行李放进房间里,头也不回地催他去洗澡,抬手捂住了脸。


——太不对劲了,刚在一起就睡到一张床上什么的。


反而是利威尔镇定如常,想着反正答应试试看那么时间还有的是,洗浴完毕后连闲谈也取消了,拉过被子一角就躺了进去。


爬到床另一头的艾伦翻来覆去睡不着,关灯前看了看另一个枕头角的小鼓包。“晚安。”他说。


他等了好几分钟都没等到回应,就在他轻轻摇头准备闭上眼睛时,他听到了对方迷迷糊糊的声音,那个晚安被说得有些打结,“安”字的音还没发完那边就没了声响。


艾伦把脸埋在被子里,刚刚对方因为困倦而丝毫不似平时清冷反而有几分糯的声音在他耳边挥之不去。


晚安个屁啊,他想他怕是要睡不着了。


利威尔第二天醒来时,艾伦坐在离床最远的座椅上,见他坐起来,一个激灵。


“……你怎么了?”


“我在和你进一步发展之前,绝对,绝对不会再和你睡在一张床上了,请你放心。”


那样子坚定地就像在发毒誓。


不对,利威尔想起来这表情似曾相识,他在三笠和法兰的脸上都看到过。


他这时才终于觉得问题不大对劲。


“我睡觉时……有什么问题吗。”他微微侧头,难得如此虚心地向一个小他十岁的孩子请教问题。


“应该……没有……吧?”艾伦双眼发直地盯着利威尔身后的那块墙皮。


“那是你做了什么吗?”


“不是!”艾伦反射性地回答,整个神情终于鲜活起来,甚至举了举双手,“我什么也没做。”


“那你怎么了。”利威尔的耐心要被吞吞吐吐的年轻人磨没了。


艾伦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因为紧张不自觉提高音量,“你睡着时会团成一个团子悄悄滚过来,谁敢和你一起睡啊!”


“我……什么?”利威尔掐着太阳穴,有那么几秒,他无比肯定地以为他是幻听了。


“你睡觉时会蜷成一团,有人和你一起睡的话你会滚到热源那边去。”


好了,妈的他没有幻听。


“可我睁眼时并没有,那怎么说来着,蜷成一团?”


“你快睡醒前会伸展开——我已经叫你起床这么多次了,总不会说假话。”


艾伦在天刚亮时睁开眼睛,就见到身量本来就瘦小的先生蜷成一团,额头就快抵着膝盖,双手缩在膝上,咳,靠在他怀里。


他吓得一下子跳下床,驱赶着莫名其妙的罪恶感,发呆到现在。


利威尔逼迫着自己消化艾伦口中的事实,叹了口气,“幸亏三笠八岁以后我就不和她睡一起了。”


艾伦想掐自己的耳朵——重点是三笠吗?


“那可是那丫头的清白。”


艾伦想摇椅子——那我的清白呢!你的清白呢!


“你不觉得和我就这么睡一起也不对吗?”


“我们结婚了。”利威尔白了艾伦一眼,“对比下来这很正常。”


 


“你说什么?”假期回来的第一顿午饭,由三笠·阿克曼的质问把气氛推向高潮。


“我和你哥哥在一起了。”艾伦开诚布公。


“你和他睡一张床了吗?”


“三笠,你先松开筷子!先松开——”


“是睡过一张床——别这么看着我!你不许瞎想!”


椅子翻倒的声音砸到空气中。


“决斗吧艾伦。”姑娘手握双拳,躲过想要拉架的爱尔敏,站如劲松,“他是我的,不准夺走。”


 

评论
热度(172)

© 星星妖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