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妖精

进击的巨人/艾利/沉静如海#1

奧陶紀:

*这次会是个长篇
一战背景,算是小说《Regeneration》的AU吧 
不定期更但会一直写
顺便宣传一发 朗读者二刷预售地址 截止到9月26号哦 
------------------------


一九一六年秋天,爱丁堡南郊的Craiglockhart军事医院。


利威尔端起斟满红茶的茶杯,看了一眼会议室窗外,意识到雨已经不间断地下了两天一夜。在苏格兰,雨水是丰饶到可以被人忽略存在的东西。这里的人们习惯潮湿,习惯对淅淅沥沥的雨声充耳不闻,习惯在小雨中不打伞。这场雨在利威尔初来Craiglockhart的时候曾经把他浇了个通透,像是为了帮他尽快适应苏格兰的天气似的。除了雨,还是雨,Craiglockhart的外墙壁上到处都是绿森森的青苔,密密麻麻得令人不适。


而今,人们比适应雨水和潮湿还要适应战争。


“毕竟这场让人绝望的战争已经持续整整两年了。”


没有人料到战争竟会打这么久。当年,那个远在南欧的刺杀事件发生时,所有人都以为这是一场几个月就能见分晓的战斗。而今,战火漫及整个欧洲,不列颠已经为之失去了将近一半的年轻人。战争就像一条永远看不见尾巴的百足蜈蚣,隆隆作响地从人们头顶踩过,将它能带走的一切席卷一空。


利威尔疲惫地捏了捏眉心。那里常年拱起两道纹路,将平日里所有的烦恼和积虑都收拢到一处。因此,当不皱眉时,他仍显得极为年轻。


“这三个月里,有什么成果吗?”他问。


“困难重重。”


回答他的是埃尔文·史密斯上尉,Craiglockhart军事医院的院长,人类学者,英国皇家学会会员。三个月前医院成立之初,他曾邀请同为皇家学会会员的利威尔过来任职,但被婉拒了。不久前,埃尔文再次向他提出这个请求,不过这一次是以公学旧识的关系求助。


“至今我们没有治愈的案例,甚至说不上摸到了些门道。”


利威尔握着茶杯的杯沿,目光从红茶那令人迷恋的红色上移开。“我听说直到现在医疗委员会里还有些人不相信有震弹症这种疾病。”


“是的。但这不妨碍他们源源不断地把病人从前线送过来。”


“这至少说明情况的严重性已经引起了注意。”利威尔说。


“是的。”埃尔文长长地呼了一口气,他显得同样疲惫:“医委会内部也有关于病症起因的争执,疗法上也在探索……有些人认为是爆炸和弹片等因素造成的身体损伤导致的,有些认为是前线的有害气体的毒性,还有些人,认定这些病人只是懦夫和胆小鬼而已。”


利威尔鄙夷地撇了撇嘴。“虽然这三个月我没有来这里,但震弹症的资料我已经看了一些,”他说,“你应该知道我不认同上述任何一种说法。既然你找我来,我想你该允许我行使自己的一套做法。”


埃尔文点了点头。


“即使那有可能不奏效。”


“我说过,一切都在探索。”


“这次我需要负责几个病人?”利威尔问。


“现阶段只有一个。”见利威尔面露惊诧之色,埃尔文补充道:“非常棘手的一个。”


“他的病历呢?给我看看。”


利威尔接过埃尔文递过来的一份病历。他飞快扫过姓名、军阶等信息,直接跳到病况一栏阅读,即使如此,“伊顿”的字样还是令他的眉头微不可见地锁了起来。


“艾伦·耶格尔,二十岁,陆军少尉,于一九一六年七月的索姆河战役中精神崩溃而被送下战场。主要症状是失语和记忆障碍……现有治疗方法全部无效……”利威尔小声念出来。“这确实有些棘手。”


“不,还另有一些原因。”埃尔文补充道。“现有的治疗方法包括一次电击……”


还没等他说完,利威尔就像他预想的那样脸色一黑。“那种毫无人性的东西根本不能称作疗法。”


“是的,是的,我知道。但治疗甚至没能开始进行就结束了。”


“为什么?”


“因为患者耶格尔少尉挣脱了束缚带,毁损了器械。”


利威尔静默了一会,又重新仔细将病历上的资料读了一遍。“所以你把他交给我的原因是?”


埃尔文叹了口气。“因为你的研究领域。我们欠缺精神病学这方面的人手。还有我想,他也许只是需要更加温和、慢性的治疗。或者简单点说——”他看了看利威尔的脸色:“一种更温柔的引导。”


利威尔没有抬眼。他合上病历,将其放入自己的文件夹。接着他问:“你应该没忘记给我准备一份任命书吧?”


利威尔在文件上签字时注意到,埃尔文的目光在他手中的钢笔上停留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签完字,他将钢笔重新别进军装胸前的口袋里,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去探望他?”


“今天下午就可以。”


古老的Craiglockhart从维多利亚时代就是一座医院了。这座建筑在十三世纪曾是一座修道院,经过数次翻修成了如今典雅的的样子。优美的自然环境使它成为一处绝佳的疗养场所,医院前方有广阔的草坪,后方是一片树林,一条小溪从中穿过。它离城市足够远,离战争似乎也足够远。在这里过上一段抛却尘世的太平日子,不知是多少在前线的人求而不得的。可利威尔知道,此时来到这里的人,也谈不上什么幸运可言。一旦他们支离破碎的精神恢复如初,一旦他们可以正常行走、正常说话,马上就会被送回战场,等着战死或是再度负伤。


他走进医院一层的大厅。厅内聚集着很多在此地休养的军官,他们或坐在沙发上,或站在壁炉前的波斯地毯上,三三两两地交谈。像利威尔预料的一样,多数人是举止如常,甚至彬彬有礼的。当利威尔这个这个陌生、矮小的黑头发军人刚刚走进来时,还没能引起多数人的注意,但很快一名军官注意到了他的肩章,向他行了军礼,接着就有更多人站起身来朝他行礼。人们将讶异的目光聚拢在他身上,似乎没想到会有这样一位身材娇小、面容清秀的长官来到他们身边,也似乎是在为能有这样一位军医来医治他们而感到惊喜。而利威尔大概已经习惯了这种场面,只是朝那些人点了点头,径直向楼梯走去。


利威尔在护士拉尔小姐的带领下来到艾伦·耶格尔在三楼的房间门外。艾伦的房间暂时只有他一个人住。拉尔小姐敲了敲门——当然,屋里并没响起回应声——等了片刻,便推开了门。


房间里摆了两张床,其中一张空着。位于门口的盥洗池似乎刚刚使用过,白瓷盆壁上挂着一些水珠和少许棕褐色的胡茬,一把沾着泡沫的剃须刀横放在旁边的托盘里。在离门口较远的那张床上,端坐着一名身穿卡其色制服的年轻军官,见他们进来,迅速地起身敬礼。拉尔小姐过去对他说了几句话,便关门退了出去。利威尔轻轻走到他面前,仔细地打量他。


一头蓬松的棕色头发,像个孩子;一张很干净的脸,没有雀斑和伤痕。眉头习惯性地锁着,以至于眉弓比骨骼原有的样子更加突出。他抬眼望着利威尔,眸子是不多见的翠绿色——那样的颜色只多见于凯尔特人。艾伦的容貌拥有显而易见的明快之美,连利威尔也不禁瞬间为之出神;但某种扭曲的正义感——仇恨,又从内部侵蚀着它,使这双眼睛里盛满深不见底的肃穆与悲凉。战争将它的印记强加在这些青春年少的人的脸上,使他们变得痛苦而丑陋,艾伦也不可免俗,因此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大;可他又和利威尔见过的所有上过战场的人不同,他显得时刻都在克制着什么——这源于他那份比任何人都更强烈的愤怒。


利威尔将之前看过的艾伦·耶格尔的生平资料在脑中再次确认了一遍。祖籍北爱尔兰,父亲是拥有爵位的约克郡自由党议员,本人曾在伊顿公学接受良好的教育,一九一五年九月赴法作战,一年后因作战表现英勇被授予维多利亚勋章。同年参加了血腥的索姆河攻势,八月二十日因严重的震弹症退出战斗。


利威尔在艾伦对面的椅子上坐下。艾伦的上半身线条绷得笔直,军装上的皮带紧紧勒着他结实的身躯,手中握着一支笔和一沓纸。他直视了利威尔一会儿,移开目光去看墙壁。他们维持了长时间的静默,只听得见雨一阵阵敲打窗户的声音。


“艾伦,”利威尔开口,“我听拉尔小姐说你昨晚睡得不好。做噩梦了吗?”


艾伦开始在纸上写字,写完后撕下那页纸,举到利威尔眼前。纸上用大写字母写着几个字:


‘不记得了’


利威尔拿出一把茶匙,示意艾伦张开嘴。“我需要稍微检查一下你的嗓子。”


他捏着茶匙的柄,探进艾伦的喉咙里,柔和但稳健地用勺背探触喉咙的背面。艾伦发出一声干呕,几次试图推开他的手。接着他检查了舌头和牙齿,没有发现异样。艾伦捂着脖子咳嗽几下,又在纸上写了几个字:


‘我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


“看起来是这样。”利威尔收起茶匙,说。“不过为什么要用大写字母?”他问。


艾伦又低头写了几个字,举起给他看:


‘因为一目了然。’


利威尔点点头。“我明白。如果我不能说话,也不希望把同样的话写上两遍。”他拉过椅子重新坐下。“关于之前的事情,你还记得些什么吗?”
艾伦瞪着他,手中的笔继续动着。利威尔看到他写下‘想不起任何八月十日之后的事’


“你的资料上说那段时间你一直在堑壕里作战。”
艾伦皱紧了眉头。他埋头用力地写着,动作带着种年轻学生赌起气来时的鲁莽。‘我没有骗你,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他把纸条举在利威尔眼前很长时间,利威尔看见纸面甚至被他的字迹戳破了一点。


“好的,好的。我没有要怀疑你的意思。我只是想亲自了解你。毕竟这会让之后的治疗稍微轻松一点……”


艾伦的手紧张地绞在一起。利威尔又说:“当然,现在不急。我们还有充裕的时间。”


空气重新安静下来。他们面面相觑。艾伦几次拿起纸和笔,又放下。他们的视线有过那么几次交错,但这除了让他们清晰地观察到对方眼睛的颜色以外没有别的作用。几分钟后,艾伦写道:


‘我不想再谈了’


傍晚时分,雨停了。霞光短暂地从灰沉沉的西面天空透过来,不久便消逝了。利威尔坐在自己房间的窗前,对着艾伦·耶格尔的第一份出诊报告思索。和艾伦的第一轮谈话绝谈不上顺利,但也并不失败。他遇到过很多棘手的情况,有明明双腿健康,却无法行走的人,有一提到上学就哮喘发作的孩子。而艾伦最主要的的困难之处在于,他失去了记忆。


艾伦无法回想起让自己失去语言能力的原因。这对他来说或许倒是一件好事,对利威尔来说却不是。


利威尔怀着羞愧在报告上写下“病人神情紧张,回答被动,失忆”几个字。




TBC.




-------------------


部分对话改编自原作


身份设定上 利威尔原型是原作中的Rivers医生,艾伦原型是Prior+Sasson



评论
热度(172)

© 星星妖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