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妖精

「艾利」Cheers Darling (社交导师Alpha艾x社恐症Omega利)

云泥:

零.


佛手柑和麝香葡萄的香气,茶杯里交融。




离公司周年纪宴还有十四天,作为公司高层,利威尔必须出席。这次涉及至关重要的商业交易,无法像往年一样推脱。因此他需要先接受社交短训,以保证在宴会上的一举一动都无可挑剔。


“你到底打算怎么办?”



在韩吉为自己斟上第三杯时,利威尔终于按耐不住抛出疑问。


被白眼的女人不说话,骨瓷茶杯遮住鼻孔,贪婪地嗅着上等红茶的甘美。远处是低矮的山丘,连绵成屏。花树灿烂,几朵蓬松的云挂在梢头,脚边灌木丛笼住草坪。



最后他只得到一张便笺。


“明天晚上八点之前,去找他。”韩吉曲着食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木桌。利威尔听了有些心烦。


“敢耍花招的话,礼拜一不用来公司了。”






一.


当身为社交导师的艾伦耶格尔答应接手这个客人时,他还并不知道自己摊上了多大一个麻烦。

眼前的男人沉稳又端整,处处散发着Omega特有的诱人气息。然而却不是完全柔弱,他的气场甚至比部分Alpha更强烈。


未标记。这头傲人的小马驹还不是谁的所有物。并且,自己还要针对十四天后的公司纪宴,对他进行贴身指点。如此认知让艾伦的神经轻微兴奋。


而房间里浓郁的Alpha因子包裹着利威尔,让他反胃。


他不需要Alpha,无论生理心理。即使Omega权益处于最底层,他也不属其中。现在的生活很好,许多Alpha都是他的手下,不需要多出一个特例。


这种想法在脑袋里根深蒂固,他也变得越来越讨厌与人接触。无论是不如他强的Alpha、社会顶层拿眼角看人的Alpha,还是甘于平淡的Beta、生殖工具Omega,无一例外地被抗拒。


他本来就超脱在这个定义范围外,绝无仅有。




和利威尔不咸不淡打招呼,相处了几天之后,艾伦几乎可以断定,眼前这个“思想上的巨人”患有社交恐惧症。


而他的临床表现,也特别到无以复加。———这男人能将不安转化为刻薄,焦虑逼成寡淡。


“说吧,你打算怎么做。”

“…。”

“很严重?”


除非亲眼看见,不然想必没人相信一个年轻气盛的Alpha会在Omega面前低头。


艾伦的视线绕过利威尔凛冽的目光,飘向他身体。黑色衬衫反衬出颈项白皙,喉结小巧,再往下欣赏甚至可以想象得出布料下一层薄薄的肌肉。


光是到意淫程度而已,艾伦就已经变得有些难以忍受。利威尔不加掩饰的味道能刺激任何一个Alpha的占有欲,即使这不是邀请而是挑战。


他不是不敢,只是出于对Omega的尊重。———和同类相反,艾伦并不认为Omega是繁衍后代的工具,他那种稳重又周到的礼数总吸引着部分美丽的生物。况且从韩吉口中,艾伦深知利威尔发狠不饶人的秉性和实力。


只是这一次,他并不确定会像以往坐怀不乱。



“不用担心,我会打点好。”最后他望着粼粼湖面里映照的夕色,半阂上眼。





二.


社交礼仪是件琐事,但却是上流名仕们的必修课。能在一场宴会中拿捏好分寸,就暗中触发了无限可能。上司的赏识异性的青睐,这些都变得唾手可得。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的想法都一致。

利威尔拥有其他Omega不敢想的一切,但归根结底他还是天生的承欢者。可以在人前做一万个上上者,本性却无法改变。


“你处处戒备别人,怎么偏偏不用抑制剂?”

“要你管。”


利威尔手指曲起来微微支着下巴,眼睛盯着桌前摊开的资料。窗口的金属框架将光影切割细碎,施施然散落进来。他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时,旁人看来就像只狡黠的黑猫。


“好吧,”艾伦翻开讲义,“我们可以开始今天的教学了吗?”




利威尔天资聪慧,每日安排的课程总能提前完成。这样一来,就留下了许多时间。


“或许我们可以谈谈…嗯…你知道的,就是让你对宴会啊应酬之类主动抱有积极情绪。”艾伦不厌其烦试图开导,而这一位却并不接受好意。


“我跟你没什么可谈的。”

“你需要将气味压下去,不然太容易成为涉猎目标。”

“我会把那种猪猡揍到上不了厕所。”

“…。”多大的人了,说起话来还是像不知天高的孩子。



利威尔闲下来,公司的事就有人得忙。韩吉自告奋勇分担了大半,这几天都不见她在面前打晃。

“韩吉桑呢?”

“单细胞Beta不构成威胁。”

艾伦哑口。

天幕里有鸽群滑过,投下一片模糊阴影。几缕轻风抚平夏末挣扎的燥热。


“…那,我呢?”


“我不需要Alpha。”


艾伦抬眼扫过他。被戳破莫名期待之后的失落让青年才俊自嘲般地轻笑起来。


他是对自己灰心。



三.


粉团蔷薇层层叠叠,露水在阳光下泛起鲜润透亮的色泽。红砖暗瓦,青石湿滑。檐下风铃悠悠荡荡,声响空灵又清脆。缭绕雾气缱绻流连,冲开卷曲的甘涩树叶。


麝香葡萄和佛手柑,利威尔第二次闻到。离纪宴还有四天,此刻他需要将前期学到的理论实践运用。


艾伦安排他和所里最苛刻的考核官交手。


利威尔第一次见到Mavis,只觉得这女人很妙。水晶鞋跟被精心琢磨成水珠的形态,黑色缎带绕过纤细踝骨,系成一个玲珑的结。裙裾沿着修长小腿垂下,在空气中发出沙沙的轻响。

是一个气场强烈的女性Alpha,举手投足间毫不掩饰强者独有的傲慢。

“Mavis将用最挑剔的目光衡量你的领悟力。”艾伦语毕,拉开旁侧椅子坐下。


利威尔调整了坐姿。不得不承认,在这样美丽高傲的女性Alpha面前,他感到压抑,不舒服。这种感受并非自卑,只是在Alpha的气场之下,Beta和Omega天生有着臣服之姿。就像兔子见到狼会下意识躲避,是出于本能。


握手时,艾伦观察到他难以抑制的轻颤。不细看的话,利威尔整个人倒是像极了社交高手———他谈吐自如,连皱眉撇嘴都能隐藏无痕,烟色瞳孔里透着锐利果敢。


只是没有笑容。

艾伦和他相处十天,未见他展露笑颜。


他记得在书上看到过的一句“没有笑容的社交者,相当于满身带沙的贝壳。”贝壳将精细花纹埋在沙里,紧闭贝口,谁也无法撬开来打量清楚内里。


他所剩的只有看似强硬的保护壳。


Mavis将海藻般弯着卷的黑发松松垮垮地绾在脑后,啜了一口茶:“小处男,你还太生涩。”

“啧,别那么叫我。”利威尔将自己摔在椅背上,双手环抱胸前,“你的Alpha气息熏得我想吐。”


见势不妙,艾伦立刻笑着插话进来:“他这样也难得了。”

利威尔板着脸,食指描摹桌上木纹。午后日光流淌,手边杯耳鎏金异彩,微微几缕轻风抚平内心烦躁。

“艾伦,你得把他的味道遮一遮,不然小个子说不准就被谁盯上了。”Mavis起身,双指挑起细长的黑色包带,“就这样,但愿你们能顺利。”


她离开时裙摆拂起小片香气。




四.

自从被Mavis小小调侃一番后,利威尔就愈加不修饰言辞起来。

纪宴当早,窗外有雾气凝结在山坡上。成片的草木到淡色天空之间只有毫无痕迹的过渡。阳光在云层的罅隙流连,终于姗姗进入枝叶间。


挑选服饰是门讲究活。宴会上男士的服饰应该符合“稳重而不沉闷,别致而不轻浮”的要求。


“我只有西装。”而且还是五十岁大叔都不会穿的那种老古板款式。


“所以,才要到这里来。”下意识拉住在店门前止步的利威尔,艾伦感受到手心里柔滑的肌肤和伶伶骨感。像在风中握住一根羽毛,艾伦稍稍用力拉他靠近时,Omega轻柔的味道挠得他心痒。


试了好几款,利威尔的耐性正快要消磨干净时,艾伦终于露出满意的神色。

那是一套剪裁得当的收腰式西装,下摆微尖,不对称。利威尔穿上它,有种内敛的锋芒。


“总觉得,利威尔今天很乖。”提着纸袋,艾伦露出虎牙。这样明朗干净的笑,让利威尔突然就丧失了一拳揍下去的冲动。手还停留在半空没有收,已经被反握住:“走,吃过午饭差不多就要出发了。”


艾伦偏好中式,去的也是朴实中餐厅,价钱便宜份量足。尽管工作必须强调西式优雅,但他自身并不一副“外国月亮比自家圆”的装腔作势。箸木的色与指的白皙交错出别致雅韵,灵动运转如蝶翩翩。


而利威尔,只是拎着汤匙轻抿慢呷。他的心思不在佳肴上,动作缓慢到略微迟钝。恍惚之间,搭在桌上的手被覆住,侧头正对上琥珀色的温柔眼眸。


“利威尔在发抖。”面前比自己小了近十五岁的青年如是说。

一记白眼瞪回去:“我怎么不知道。”

艾伦没有像往常一样不罢休地缠上来追问,他只抬臂瞥了一眼手表,而后拉着利威尔离开。


虽然被温厚手掌包住的感觉不坏,不过…“你是拉上瘾了么。”

艾伦不回答,回头只看见利威尔依旧轻皱着眉头。




五.


傍晚时分,酒店几座水晶吊灯同时亮起,映照得大厅描金错彩,看上去就宛如一座欧式宫殿。

  韩吉领头,利威尔被艾伦拉着,穿过前花园。精心修剪的花绽势鼎盛,绯红俪白。进门处是一座弧形的雕花前台,粉彩瓶中养着一束怒放的玫瑰。


“等等。”艾伦突然止步,凑近了利威尔裸露在外的小半截脖颈。深吸一口,满鼻都是Omega标志性的诱人香气。…这不行。

利威尔还没反应过来,湿热的舌头便开始在他耳根游移,一路滑过耳廓,最后停留在侧颈处,变成啃咬吮吸。渍渍水声听着像是贪婪的进食者在享用美味,贴着嘴唇的皮肤传来隐忍的战栗。


暂时标记。艾伦浓重的Alpha味道能宣誓占有权,即使那并不是真的占有而是保护。


绕开雕楼画栋的大理石柱,会场和大厅只相距一条走廊。并不远的距离里,可以看见衣香鬓影举着玻璃杯,交谈自如。

“……"利威尔并未开口,只是步子放缓了,任由艾伦拉着的手渐渐用力想挣脱。


“怎么…?”韩吉一袭暗红长裙,转身时拖出弧度。


艾伦不语,只眼神示意她先进场。再次看向利威尔时,他隐去了眸底的沉重。

会场里已经响起音乐,这一位却迟迟不肯前进半步。艾伦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错,只能尽力拥抱他,像要揉进身体般,发狠地用力。

“人多所以有点害怕吗?”

“有我在。”

被推开的瞬间艾伦只觉得眼前模糊,他无惧一切活了二十多年,现在却真切地怕这男人不安。想要安抚他的心情,最终还是被拒绝了吗…。




然而下一秒,他的手腕却被抓住。这一次,利威尔没有依靠艾伦不容抗拒的力度。


进入会场被灯光照射的感觉让他微微晕眩,不久后便有事业伙伴来搭话。利威尔克制住颤抖,穿梭在人群中游刃有余,干净利落的措辞和动作,周到有礼。



只是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放开艾伦。



工作事宜处理完毕后,利威尔终于空时间和艾伦面对面。


青年的脸沉着而端整,琥珀色瞳孔像是诉说着无声的温柔呢喃。


“你很棒。”


利威尔有些羞赧地别开脸,转而拿起两杯香槟,递给艾伦。


似乎好不容易调整好心绪,他直视的目光恢复了尖锐。


玻璃碰撞出清脆声响,人群像是都成了一道光影。

“Cheers Darling.”







(共计 3376字)


Fin.














评论
热度(58)
  1. 星星妖精云泥 转载了此文字

© 星星妖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