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妖精

「艾利」非暴力不合作 章十三 (律政冤家转世paro)

云泥:

老利再次打开门已经是清晨七点,他生物钟十分规律,所以即使再睡不好也会定时起床。在老利看来,今天自己这种脏兮兮又没睡醒的模样简直就如掉漆的老式发条闹钟一样可笑。

他是渐知天命为生活所累的人。

餐桌上一如既往摆满了早点,他却连看一眼的冲动都没有,洗漱穿戴完毕之后拿着公文包直直离开。如果忽略掉脸上明显的黑眼圈,还是很精英的。

今天是实习考核报告会,艾伦早就到律政司了。他一点都不紧张,相反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昂扬的自信,他早就笃定自己是冠军。富有挑战力的对手,张性十足的交叉质询,无论怎么看都丝毫不逊色于任何一人。再加上这案子本来就是最高级数,他能做到这程度实在是难得。就连身为导师的韩吉也这样评价。

实习生第一次踏入高层会议室。所有考核官全部出席,师徒分两列,面对面就坐,气氛肃穆严谨。

会议简单却充满了压迫感,自信如艾伦也不免手心冒汗,然而更加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老利居然坐在考务席之列。

他到底是谁?

考核官相继报出所负责实习生的名次成绩,而到艾伦时,老利站了起来。

「艾伦耶格尔,八十分,第四名。」

报告还在继续,他却无心再听下去。除了第四五六名之外的三个人均上九十分,分别负责的三位考核官还根据每个人的表现情况作出了中肯的评价。他却什么都没有得到,一点多余的都没有。当他坚持了许久,付出了诸多努力却得不到等价的回报时,他终于明白这世界根本没有所谓公平。历时一个礼拜的考核,他接到了最难的case,天天恶补相关罪名法律条例,熬夜到清晨不得不顶着眼袋回律政司,这一切的辛苦得到的仅仅是一个有缺口的句号。

再没有其他。

他甚至搞不清楚状况。为什么朝夕相处的房东会坐在考务席内,这个问题搅得他头大。昨晚并不愉快的散场,老利窝在书房一夜未出,原来就是在忙这个。

「开什么玩笑啊…您是认真的么?」

艾伦压抑不住了。他现在不想窝在这个空间里,他要把脑子里所有的疑问统统倒出来,他要得到答案。

「为什么会坐在考务席里啊…」
「您到底是干什么的?」

「艾伦,坐下!你没资格质问考务席里任何一位前辈。」韩吉身为师父,拿出了应有的威严。

这句话成为了青年无理智大脑里忿懑源头的开关,他的眼睛倏地睁大。艾伦甚至可以感受到脑袋里每一根神经末梢的叫嚣。他不知道哪里来的结论,他用自己的思维给老利扣上了公报私仇的帽子。

「您昨晚很生我的气对吧,那么是不是回到书房之后也抱着不满来做的报告呢?」

「这样对我不公平!我凭什么是倒数第三啊!我的努力您都真真切切看在眼里的吧!」

老利稳如泰山,他坐在考务席里如一尊雕像,丝毫不为青年尖锐的逼问而动。因为他知道失去理智的人听不进去话,最起码要等到他的怒气发泄干净之后才能正常交谈。

几分钟过去,方才愤愤不平的年轻人已经变成了一只霜打茄子。怒瞪到发红的双眼和上下滚动的喉结,无一不像厮杀后暂时休息的野兽。

这时老利才慢慢起身,招呼其他人出去。没人敢多留一秒,偌大的会议室里彻底清场。老利坐在会议桌上,居高而下地望着艾伦。

「你觉得我为什么要不满,昨天你说了什么让我不满的话?」
「乳臭未干的小子你觉得会影响到我的情绪么?」

「即使是我自身不悦,也绝对不会将这种负面情绪带到工作上。」
「公报私仇是傻瓜干的事情,你以为我是谁?」

他的意思再明显不过,经验老道如他是会控制自己的,并不曾发生艾伦所想的公报私仇。他字字清楚明白,但艾伦显然不吃这一套。

「再说白点,根本原因就是你没有做对!身为检控本应掌控证据一一论证由此达到还原真相的目的,你却一开始就妄自猜测真相然后按照自己的思路去打。这一次你侥幸猜对了,那么下一次呢,你难道永远都要靠猜?这里是刑事检控科,万一猜错一条人命就毁于你手,到时候你要怎么办?身败名裂从此退出法律界最后遗臭万年?你是废物么混帐东西。」

他是在教他,猜测绝不是负责任的做法。

「我有我的思路,规矩流程是人定的!」

「如果是这样…」一顿,「那么非常抱歉,你不适合做检控。」

艾伦仅仅愣了几秒,就拿着报告书起身准备离开。

「我会走。」
「我们的观点不合,我很抱歉。但是您是我的偶像,不会因为这件事而改变。」
「再见,利高检,利威尔先生。」

艾伦前脚离开,韩吉后脚就跟进来。

「你告诉他了?」

「不是。他早就猜到了。」

「韩吉,他不适合做检控。」

「做辩护会让他更有前途,他的脑袋瓜就是为做大律师而长的。」

这种思维干什么都好,独独不适合DOJ。

下班回家,别墅里人去楼空。餐桌上不会再有热腾腾的晚餐,不会再有人从厨房里伸出半个脑袋微笑着说你回来了。当初是因为腿伤才让艾伦住进来照顾他,没想到这一住就这么久。他的腿伤早就好了,也早就习惯空荡荡的房子里青年的气息。

现在他以为理所当然的一切都已缓慢抽离,他又要回到独身一人。那家伙跌跌撞撞闯进他的生活,又突兀地离开。没头没尾,回想起来就是一场闹剧。

利威尔怀念那个单纯认真勇敢的艾伦。他背起他时后背的温度,臂弯的力道,双双跌倒时身下传来的那种青草泥土的气味,现在还记忆犹新。大概也是在那一刻,冰川开始融化一角。

利威尔拈起被风吹到沙发脚的纸条,上面只写了三个字。

「我走了。」

他走了。你要再次一个人。

再不会有不识时务的家伙打扰你难得的懒觉,再不会有厨房死神毁坏你的味觉。

真好。

我早就想喊你离开了。

两个人真麻烦。

评论
热度(9)
  1. 星星妖精云泥 转载了此文字

© 星星妖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