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妖精

【艾利】圣朱尼佩洛 中1

胡小七丶丶:

 开门见豪华大卡车。


 慢慢吞吞写了两周,8000多字的纯车。有浴室那个…嗯…大概是…也许是…


 写得我真是,脑子一片空白。嘿嘿嘿,喜欢来个小心心hhh❤❤❤


 低估了我的慢吞吞,尽量保持两周一更。一次一万左右,感觉已经到我勤快的极限了,哈哈哈。不过,可能上中下写不完这个故事。


 依旧有推荐BGM—Gods&Monsters   Lana Del Rey(最近一直循环的小\黄\歌)


这里是兰博基尼


  艾伦在一片狼藉的床上翻找半天,才找到手机,“还有14分钟。”


 


“别擦了。我忍14分钟,就回去了。”利威尔接过艾伦手中的浴巾,慢慢抹去少年小腹上的白色粘液。他将床上碍眼的被子踢到床上,摆好枕头慵懒地靠着床头。


“在这里的好处是,一点也感觉不到累,也感受不到时间。”


艾伦自觉地坐在利威尔身边,点了点头,“不过身体感受是真的。”


“是吗?”利威尔扭过头,同他对视,眸子里更多的是空虚,“我们身体可不是真的。”


“是不真实。”艾伦面色如常,无可奈何的抿住嘴唇,“我们见到的一切,都是拜科技所赐。”


  利威尔沉默了一会儿,不知从哪儿摸出一盒烟,点燃一根径直放到嘴里,神色畅快地吞云吐雾。


“能给我一只吗?”艾伦拍了拍利威尔的肩膀。


“你?你会抽吗?”利威尔眼底流露出不言而喻的怀疑,不过还是将烟盒放在艾伦手中。


“上学的时候偷偷抽过,叛逆的时候,也就几次。”尼古丁钻进喉咙的时候,艾伦还是不适应地轻咳了几声,双颊涨得通红。眼中倒映出利威尔那张似笑非笑的脸。


“我以前,是个警察,缉毒警。”


“缉毒警?”艾伦眉头一皱,“这么危险?”


  利威尔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十分享受烟雾在胸腔里横冲直撞的感觉。他神色依旧淡然,闲谈般的语气仿佛说的人并不是他,“这个职业,我做了26年。看到我腿上的枪伤了吧,因为它,我瘸了,所以干不了了。”


“不过不用同情我,这个职业是我自己选的,我不后悔。这个世界上,总有人做别人不愿意做的事情吧。”


“所以,那天你才会把我带走吗?”艾伦左手夹烟,逐渐适应焦油呛人的味道。


“这倒不是,是因为你的样子太蠢了。”利威尔的答案实在让人大跌眼镜,艾伦只得尴尬的干笑几声。


“不过—”利威尔话锋一转,暗自神伤的目光微微下移,“由于我工作的原因,我失去了我的太太和孩子。”


“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我唯一的两个亲人。”


“是个女孩儿,样子很像我的太太。才6岁。”


“该死,其实我那时也记不得她究竟几岁了。”不难察觉,利威尔夹住香烟的手指正微微颤动,他下垂的睫毛抖个不停,喉结因为情绪的变化而上下滑动,几乎是用了全身的力气才不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有异常。


“我的工作很忙,满世界跑,几年不回家都是常事。”


“利威尔…”艾伦心中如同打翻的五味瓶,一时间很不是滋味,心头更是堵得慌,他没想到利威尔的故事是以这样的方式开头。艾伦想安慰他,却找不到合适的话语,任何话语都是无谓而苍白的安慰。最后只得伸出手牢牢地圈住他的肩膀。


“我还记得那天,夏天,很热。7月19日。”


“好不容易回一次家,我就带她们去游乐场,里面人很多。我去给她们买冰淇淋,买完人就不见了。”


“那一次,是我,是我警惕性不够。”


“我没有办法想象,那些人,对她们做了些什么猪狗不如的行为。”


“等到我…”


  利威尔倏地闭上眼睛,指尖的烟早已烧到了尽头,微弱的火苗在指尖内侧跳动。艾伦能感受到利威尔肩膀的僵硬,他耐心得听着,一言不发地注视着那张愈发悲伤的脸。黑暗中,他的面容跟夜一般的死寂和阴沉。


“她们死了。”


“我1他1妈1真想当场枪毙那个贩毒的。不,枪毙远远不够。”


“可我只能逮捕他,最多打他个半身不遂,然后我他妈的什么也做不了。”利威尔的声音突然变得大声起来,他把指间正在燃烧的烟揉成一团,狠狠地握在掌中。


“她们都死了。我知道的,我一向都不是逃避现实的人。”


“我们这一行,看惯了生死。跟医生不同,我们看到的死亡不是陌生人,而且身边一个又一个的好兄弟,或者是亲人。”


“我经常想,我们做的意义何在。我们用时间,用家庭,甚至生命去拯救那些被毒品洗脑的废物,渣滓。我们究竟做了什么?该吸毒的人还是会吸毒,还从中谋利的人依旧能赚得盆满钵盈。”


“他们不会感谢的,只会朝你身上吐口水,其实也根本不值得我们这么做。”


“她们的离世一度让我陷入自我怀疑。”


“我没用上面批给我的假期,反而是把所有的时间放在我的工作上。我揽下最危险的,时间最长的。说来幸运其实并不是我想要的,通通都是都是九死一生,死不了。”


“从她嫁给我的那一刻,应该就做好了准备。她常常说,没有她也要活下去。”


“这是我能存在的所有动力。”利威尔转而看向窗外,目光绵长,沙哑的嗓音里是一个男人的誓言。


“我后半生是为她们活的。我必须夜以继日的工作。我必须过得不好。我必须一个人孤独到老。”


“利威尔,这不能怪你。”艾伦的心像针扎一般,可他却无能无力,只能尽可能地抱着利威尔。


“…”利威尔沉默了一会儿,语气无奈至极,“我可能勉强算是个好警察吧。但我确实不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


“还有几分钟到凌晨?”


“还有57秒。”



0:00


沙滩边,银白色的海浪阵阵,夜以继日不停翻涌。


圣朱尼佩洛是一座不夜城。


房间内空无一人。


第七周。


  艾伦没有来,像是蒸发了一般。


第八周。


  艾伦依旧没有来,这个人仿佛都不存在。


第九周


  


  利威尔开始怀疑是不是真的遇见过艾伦这个人。 




评论
热度(62)
  1. 星星妖精胡小七丶丶 转载了此文字

© 星星妖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