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妖精

『艾利』Yes or No ?

而眠21:


》非常放飞。慎点。


说句别的。愿你们都能慢慢长大,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2.


五好青年优秀调查员艾伦同志穿着便服,一手牛排一手红酒,袖子挽到小臂上,和遛弯的大爷交涉。他是个有前途的助理检察官,但对于这种和大爷家长里短的过程还有些陌生,好在还有那张讨人喜欢的脸:


您家这只狗啊养这么大不容易,又爱管闲事,咬到别人不要紧,万一咬了我长官可怎么办?他脾气不好又有洁癖,很可能手起刀落,狗头不保。


大爷拉开拳架白了他一眼:“看不惯我养儿子啊?!有种他就这里砍我看着他砍,他要是敢动我儿子一根指头,不把他收拾了我跟他姓。”


“哎,”艾伦拎高了牛排免得大爷的儿子口水流到上面,话音一转,“有些事儿本不该我跟您说,我们长官以前做过几年卧底,这几天仇家找上门来了没办法才窝在这小区里,听局里说这次事儿挺严重的,人家来势汹汹,这不门都不让出派我来给送吃的了吗。你们上下层邻里邻居的,我看您这儿子可得看好咯。”


长官倒是端的高冷,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可谁知道那歹徒里面有没有深夜放毒顺手牵狗的。


大爷收起拳架子,竖起眼睛打量,皱纹里都带着怀疑:“你小子唬我呢吧?”


“瞧您说的,”艾伦正色,他知道他那张人畜无害的脸向来都好用,浓眉和干净的绿眼珠上就像刻着一缕凛然正气似的,“我骗您干嘛。”


大爷盯着艾伦看了几秒,艾伦保持着眼神坚毅目光坚定,一副甘于为人民奉献的嘴脸。再加上两三分泄露了秘密的愧疚感。大爷想了想抱起儿子就走,小声嘟囔:“那可不行,不行。”


艾伦目送大爷奔着物业而去。这种旧小区的物业通常都是小区里住户的熟人了,住户里的大爷大妈们得当亲爷爷奶奶供着,免得有个不高兴就被提着耳朵数落。他步伐矫健像是得了便宜的兔子,得意洋洋等着朝利威尔邀功:您家楼下养狗的大爷正撺掇物业把您撵出去呢,您还是收拾收拾东西赶紧和我回家吧。


没有人开门。


艾伦摸出钥匙转了两下,旧锁咔哒一声门就晃晃悠悠地开了个缝。说实话这种旧门艾伦不用助跑都能撞开,也不知道一个出挑的Omega怎么就能放得下心住在里面。或者他压根就意识不到自己有多么出挑。艾伦把那个崭新的黄铜小玩意儿放进裤袋里轻轻一拍,好在上次来的时候就偷偷配了钥匙,就猜到利威尔可能会把他拒之门外——总不能再当着邻居家Alpha大姐的面求开门求个半天,虽然他也并不是很在意,只要让他进门。


但那很浪费他特意请假出来的时间——也算不上请假,局里每个人都要拿出一定时间做的社区服务,艾伦顶着的名头是帮助前几天qiang支走si案里受惊的Omega。对,他的意思是他们的传奇调查员利威尔。当他拿这个名头去报备的时候,检察官办公室门外笑成一片,连爱尔敏都一脸同情地看他。然而他最终还是拿到了签名——备注里还写了“加油一定要让我们的利威尔快点好起来获得心灵和肉体的安慰”。毫无疑问,只有韩吉。


新鲜寡淡的信息素的味道还留在房间里,如果他早点上来说不定能把人堵个正着。秋风从没关好的窗子里伸了个脑袋,掀起一半窗帘,橘色的夕阳下红茶悠悠地叹尽了最后一口气。


利威尔不在。


艾伦愣愣地站着,他有一瞬间不知所措。直到隔壁大姐敲门打断了他的发呆:“东西你怎么不拿进去呢?”


“谢谢。”艾伦赶忙接过来,收到“逮捕”警告的大姐身上信息素的味道淡了很多,似乎是去补了针抑制剂,“您知道他去哪儿了吗?”


“哟,人不在?”她也没有什么有用信息,从艾伦横在门框上的胳膊缝里向房间看了一眼,“你不知道啊?……那怕不是跑了。不是我说,这年头标记了又有什么用呢?人家不想和你在一起了就去申请个破坏剂,立刻就迎来发情期爱换谁换谁,你那点残余的羁绊在新的信息素刺激下维持不了三秒钟。”颇有种上世纪阿姨剧女二号的调调。


“都怪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艾伦微笑着关上了那扇门。


艾伦深呼吸,他划开了利威尔的手机。利威尔并没把这个会响会吵会让你被某个人联系上的玩意带在身上,它被扔在最显眼的桌子上,没有密码,也没什么东西,通话记录干干净净。


便签里留着条:


我出去一趟。


艾伦翻开手机给让打了个电话,确认了他的长官并没有被安排任务,没有任何紧急事态需要他出动。从这几天综合态度判断,利威尔是在躲他,还拖着那条伤腿。


艾伦竟然还挺冷静的,他把红酒放好,牛排收进冰箱里。


其实艾伦一直不太明白,他明着暗着追了利威尔得有小半年。面对汹涌澎湃的信息素的邀请,他都能按捺住躁动的心,只咬了口脖子告诉自己慢慢来慢慢来,利威尔怎么就油盐不吃刀枪不入呢?


艾伦第一次遇见利威尔是七个月以前。他第一次出现场,本以为就是个确认现场拍几张照的小事儿——他们得到消息的时候,两家火拼的把尸体都捡走了,jingcha叔叔勘察过现场,一地子弹壳都挨个捡起来送去分析了。好巧不巧遇上了来捡漏的第三拨。他和三笠就两个人两把枪被逼到角落里,混凝土结构的承重墙快被霰弹枪打成筛子——要么被钢筋水泥砸个劈头盖脸,要么冒着弹雨冲出去,只是无论哪一种都不是什么好死法。这个时候,利威尔从天而降,靠一把手枪和消音器,总算帮他们撑到了局里的人赶过来。利威尔披着一件黑西服,一尘不染。除了把一块冒着热气的毛巾扔到他脸上,利威尔再没别的表示,转过头去打量三笠。他只是来看他这个“妹妹”第一次出现场,据一个长胡子的心理医生说,出席你亲友的每一个重要的活动有助于培养一种家庭感和归属感。


等利威尔坐上一辆半旧不新的指南者,玻璃上映着半张冷脸,车窗从他的小巧下巴一直升到顶遮住了他灰蓝的眼睛,艾伦扭过头去对着同样灰头土脸的三笠:


“我想,我可能恋爱了。”


利威尔虽然看着高冷,但实际还挺能侃而且也愿意跟他侃。偶然知道他第二性征的时候还特意讲了个Alpha的故事,据说是以表庆祝,在这个人人都注射抑制剂的年代,他竟然顺利地长成了一个正常的Alpha——虽然故事的结局是那个Alpha被利威尔一路拖回了局里,二十年起步,但艾伦还是顺利地把那个故事的寓意理解为劝诫。看在利威尔陷在沙发上,举手投足间露出来的白皙的颈子和细弱的腕子份上。可艾伦一有亲近的意味,利威尔就像个冰山似的,忽然端起来了,连个攀爬的抓手都没有。艾伦私下里打听了很久,才听到一丝风声说,利威尔不喜欢和小鬼搞在一起。简言之,小鬼不是利威尔的理想型。


于是这就变成了艾伦曲折的一次明恋,无往而不利的小男生终于在利威尔这里吃了瘪。跟隔壁局里蹲嫌疑人似的,又像是养小白鼠,艾伦每天小心翼翼地观察记录对方的喜好和底线。艾伦不太确定他这位声名远扬的前辈之前都经历过什么——名头不太好的样子,难相处又脾气臭,只好拜托他的好妹妹三笠说几句好话。没想到直肠子三笠把这件事贯彻落实地过分——直接给他办了个时长半年每周一次的十分钟电话推销套餐,雷打不动。但诡异地是,利威尔对于这种骚扰没有任何异议,艾伦就觉得目前这样也挺好,直到利威尔带着他的标记四处乱跑。


那么,假期作废,全城搜索Levi。利威尔未必会去搞什么破坏剂那种扯淡的东西,可能只是散散心。他不是还留了条说“出去一趟”么。


“吉克。”


“叫哥。”


“帮我查一个人的位置,不想让局里知道。”


“谁啊?”吉克的声音懒洋洋的。


“你未来弟媳。”


“哎呦,”手机那头一阵响,牛皮鞋底磕在实木办公桌上,艾伦甚至能想象到吉克·耶格尔满脸的笑容,二郎腿恨不得翘上天花板去,“怎么了?弟媳你给搞丢了?讲讲。”


“哥,”艾伦毫不拖泥带水,放任自己的Omega在外面晃悠,他一个字都不想跟吉克多聊,“这次事儿要成了,你回家的事儿我跟爸妈谈。”


“这么叫舒心多了,说吧弟媳是谁?那个黑头发姑娘吗?”医学界的高材生,医药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吉克·耶格尔眼线遍天下——最近有个有点棘手的案子,他得盯着原告免得措手不及。但实际上吉克·耶格尔最头疼的事儿居然是爸妈觉得他不孝,虽说他小时候对于老爹非正当渠道离婚再娶确实有点异议。等他长大了明白事理了,觉得外面的世界好累我要回家的时候,老两口提前退休四处旅游去了,面都见不上,吉克唯有跟弟弟插科打诨才能聊慰那颗思家之心,奈何弟弟得了爸妈真传,从小就不怎么搭理他。这个时候答应帮他说两句好话,吉克·耶格尔先生喜出望外,同时觉得握住了他亲爱弟弟的软肋。


“利威尔·阿克曼。”


“……。”手机那边诡异地安静下来,这软肋也太扎手。


“照片有吗,我发你?”


艾伦听着吉克咬牙切齿,竟然还有点高兴:“有,怎么没有。因为他我几乎要退出罗塞的市场了,能没张照片每天一拜吗?!”


“艾伦你是不是故意的?你搞谁不好为什么要搞一个变态?”


“你知道他就上个季度让我赔了多少钱?!”


艾伦没有理会吉克的抱怨,利威尔确实把他整得很惨,起因说起来还在他这个好弟弟这儿。艾伦听说局里预算紧张,利威尔要没得工资发,买不起他的高级红茶了一时顺嘴,建议埃尔温查一查医药公司,反正林子大了总有猫腻值得起诉,谁想吉克的生物医药正准备进军罗塞市场,屁.股没擦干净,刚好撞在枪口上。


始作俑者毫无愧疚之心,接着打开通讯录确认同事的怀疑范围——佩特拉是首选。如果利威尔想通过局里做出任何举动,佩特拉总会知道点风声。佩特拉在某种程度上是利威尔最信任的人之一,而且她是一个安全无害的Beta——没办法,他现在看哪个Alpha都像要替代他的标记,搞他的利威尔。艾伦嘴上说着不紧张不紧张,仔细想想还是焦躁地想要转圈,恨不得把整个帕拉迪亚翻一遍。他现在开始后悔没听凯尼的话,以及他信誓旦旦做出的保证了。更别提局里还真有几个大叔级别的Alpha,走型男路线,看起来会是利威尔喜欢的款。但他总不能打电话说利威尔是不是在你那儿,你们孤A寡O的要干什么?!


好在虽然佩特拉暂时还不是艾伦的盟友,并且对艾伦照顾利威尔的靠谱程度表示过严重的怀疑,但女人总比利威尔要容易煽动得多,情深义重四个字足够对付她们中的大部分。


艾伦有一千一万条理由怀疑佩特拉亦或是什么相关的人是利威尔的共谋,只不过现在打电话询问她还不是时候。


他得等一个合适的时机。








3.


三笠并非是利威尔的亲妹妹,但这并不妨碍利威尔把她当亲妹妹看。


利威尔在上无父母同辈无兄弟,孑然一身形影相吊了大半个青春期。前几年只有一个比他还流氓的不知真假的舅舅,偶尔来教他一些做人的道理,但无论是听上去还是实际上都像个中年男人来他这儿发泄操蛋的生活,同时也让他过得更操蛋一些。这几年法兰伊莎贝尔翅膀都硬了,也不需要他了,夜深人静的时候还有点空巢老人的寂寞感。此时有个从天而降的宝贝妹妹,露出了亲昵的意味——近半年来每周打一次电话,尽管电话的内容是万年不变的艾伦·耶格尔吹捧会。


三笠每分钟提到三次小鬼,每次半分钟,利威尔要是说听不出她喜欢艾伦来,非得是厚着大西洋似的脸皮。


有一次利威尔收拾餐盘,经过小鬼头们的时候听见马脸和吃货抱怨:“艾伦那小子哪点儿好…三笠怎么就…”


“这个你还吃吗?”


“……萨沙我跟你说,绝对是艾伦死缠烂打……”
“这个你也不吃的吧。”


满桌子的食物被萨沙扫荡一空。


利威尔默默地放好餐盘,他以前觉得让·基尔希斯坦虽然脸长,但脑子还是有点的。经此一事,利威尔决定收回他口头上分配给他的那点脑子。


“我明白你的意思,利威尔,但破坏剂的审核非常严格,最快也要三天——而且那是建立在我许可你的申请的条件上。主动申请和自己的Alpha断绝联系的Omega并不多。而且我也不会给你这个许可,你至少得把那个小家伙带来,我们可以庭下调解。如果是你独自申请,我想这儿没有一个法.官会同意。”奈尔把齐整的白色假发头套在脑袋上正了正,“我得开庭了。”


利威尔真是好人做久了才想通过正规渠道拿破坏剂,他指着奈尔大法官的背影:“法兰,你觉不觉得奈尔的假发下面还是假发。”


利威尔虽然做着调查员的工作,但他实际上已经很久没来过法庭了,上次到这个倒霉的破地方还是给尼古拉斯·罗伯夫的案子做污点证人。利威尔才三十前半,但他为局里工作了十几年,现在已经准备功成身退,躺在功劳簿上吃老本了。大部分情况下他想到的证据方向、提上来的案子都会优先照顾艾伦,让艾伦去跑他的计费工时——反正最后有一多半还是变成红茶跳进他自己的胃里。何况艾伦那小子在法.庭上做得还不错,除了有一次检方败诉他把拳头挥到了对方律师脸上——因此利威尔看着他写了十几页的检讨外加扣了半个月的工资,他收获了来自利威尔的忠告——要动手的话,打他们逍遥法外的嫌疑人。检查照写薪水照扣,但心里舒服得多。


法兰换了一身正装,面带微笑站在他身后,活脱脱一个金发的塞巴斯,宠溺地看着自己看大的小少爷抱怨老头子多么不通情达理:“这个距离他听得见。”
“所以从奈尔这里是搞不到那玩意了。”


“早知道你是不是不应该把这群法.官得罪得那么惨?”法兰没有立刻回答他,摆弄了两下手机又抬起眼睛来,“……你怎么不找伊莎贝拉,她这几年援助的案子做得风生水起,应该会有门路。”


利威尔两根手指撑住眉心:“伊莎贝拉……叛变了。”


真是不知道那小鬼有什么魔力,伊莎贝拉又不是Omega,不是靠信息素就能完全掌控的生物。听说利威尔被人标记了,她抛下代理的client就从检察院跑回来,兴冲冲地和艾伦见了一面。两个人聊得风生水起,都快忘了行动不便,被动地听着他们商业互吹的利威尔。最过分的是,伊莎贝拉当场叛变,好像那几年她都是艾伦罩着的似的,临走的时候把巴掌拍在利威尔的肩上,情深义重似的:


“艾伦是个好男人,要好好珍惜。”


利威尔牙都快被那句话酸掉了,小鬼毛都没长齐吧?哪儿就男人了?!


——还有凯尼。


利威尔被艾伦推着轮椅带回局里弄些交接手续,凯尼破门而入,46码的鞋在利威尔的办公室门上留下了不可修复的痕迹。奥路欧跟在他后面,显然是阻拦未果,结结巴巴:


“利威尔,他、说是来找你……”


“我是来看看哪个小子上了利威尔还能直立行走的,听说三条腿都没断,”凯尼吐了个烟圈,烈烟呛鼻的味道满房间都是,“可真是稀奇。”直到他把目光钉在猛然起身全心全意护住利威尔的艾伦身上。艾伦其实在他冲进来的一瞬间就站起来了,但凯尼很明显没有料到标记利威尔的会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家伙。利威尔坐在办公椅上甚至不想伸手去拦艾伦,他两条大长腿结结实实地立在前面,把老年西部牛仔挡在了自己的视线之外。凯尼把烟从嘴上拿下来随手掐灭,“竟然不是那个什么史密斯吗?我还挺喜欢那家伙的。”


凯尼的大力一脚把利威尔本来能跟局里解释清楚的“颈后标记”变成了“滚床单”,顺便替利威尔通知了从埃尔温的办公室到上下三层外带整个系统。利威尔是被上的那一个。连埃尔温都用一种“这就说得通了”的目光看他。利威尔已经没有心情纠正凯尼只是喜欢《史密斯夫妇》这种小事了,他对埃尔温的喜欢连爱屋及乌都算不上。


要紧的是,凯尼竟然也向小鬼投诚了。和小鬼勾肩搭背去训练场的凯尼再没回来,利威尔被埃尔温留下来解释标记事件,手底下的人搞到一起了他非常被动,尤其是传奇调查员和非常有潜力的新人。


后来利威尔躺在家里养伤的某个晚上,凯尼忽然给他打电话,那边海浪声音大的利威尔几乎听不太清凯尼在说什么:“凯尼,你知道我上次为了给你收拾烂摊子,现在还在床上躺着呢吧?”


凯尼笑笑,信号不太好,话说得断断续续。利威尔判断出凯尼是这个意思,“我不知道你是捡了个傻子还是遇上个宝贝,虽然小了点儿但能力还行,你得珍惜这个小鬼,别玩坏了。”


“你脑子里……”


“利威尔,我是你舅舅啊。”


利威尔再想问的时候,那边已经挂电话了。凯尼大概是老了,之前输给利威尔现在又打不赢追利威尔的小鬼,直接在训练场走掉了,但还不放心利威尔,怕他做出错误的选择。


可选择个屁啊,那是三笠的小男朋友。


其实利威尔一直怀疑三笠是凯尼的私生女,推理也非常粗暴简单:年龄说得过去,姓阿克曼的人实在稀少,而凯尼暗地里一直非常照顾三笠,甚至利威尔被他强迫关注耶格尔一家四五年,一听说耶格尔先生破产了,他立刻踹利威尔把三笠接回来自己养。
凯尼不说,利威尔也就从来没有跟他讨论过这件事。但目前剧情走向是表哥抢了妹妹的小男友这种神发展,三笠和凯尼对他都还不错,由不得利威尔不慎重考虑考虑这事儿的棘手性。


利威尔白天里毅然决然地把艾伦划归了三笠·阿克曼,又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悄悄往自己这儿拨了一拨。

评论
热度(93)
  1. 星星妖精二眠就是21 转载了此文字

© 星星妖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