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妖精

【艾利】圣朱尼佩洛 下

胡小七丶丶:

  因为之前出了一点问题,写的东西没有,就索性推倒重新写了一次。
  下章就真的结尾啦!
  


  “所以你是答应我了吗?”


  “喂,我可没这样说。”


  “我不管,你就是答应了。”艾伦单手撑着下颚,一副奸计得逞的坏笑。


  “臭小子,你挖好坑就等着我往下跳对吧。”利威尔拿走艾伦面前的酒杯,随即将一瓶未开启的波尔多红酒放到那个位置,期间过于粗暴的动作仿佛是刻意为之。
“下不为例。”


  “好,利威尔,就这一次。”艾伦笑眯眯地为利威尔开酒,他地眨着眼睛以示自己的无辜,“怎么今天开始喝红酒了?”


  “今天不想太醉,清醒一点。”利威尔顺时针摇了摇玻璃杯,小酌一口,只是让酒液沾上舌尖。


  “那就不喝了,我们去跳舞吧。”艾伦转而看向舞池,期待的眼神无疑是一种邀请。


  “跳舞?”利威尔嘴角轻微一动,不可置信地摇了摇头,“你觉得我会——”


  “做这么小儿科的事?”此刻的艾伦简直是料事如神,他举起酒杯,悬在头顶的彩灯投泻下斑斓似琉璃的光晕,将艾伦白皙的面颊衬托得更加迷幻诡谲,甚至带有一丝电子朋克的氛围。就像是菲利普·迪克笔下荒谬的科幻世界——仿生人会梦到电子羊吗?不过,艾伦的梦境里总有一个黑头发的身影,时而很远时而很近。


   艾伦没有喝这一杯酒,可无意之间就将利威尔的所有心事全盘托出,“你该不会是不会跳吧?”


  “你—”利威尔显然是吃瘪状,一个“你”字毫无气势可言,他沉默了半晌,连灌自己几杯酒后,才别扭地努了努嘴巴,“怎么了?我不会跳舞你有意见?”


  “不,利威尔。相反的,我庆幸你不会。”艾伦走出座位,他大胆地伸出手,却并不着急得到回应。他是正在收起鱼线的年轻渔夫,动作小心而稳步前进,“我教你啊。”


  这句话对利威尔的冲击可不小,他错愕地看向那只正对自己的手。那是一只来自少年的手,有着专属的热度和稚嫩。他的指骨出奇的壮实,指甲被修剪得规规矩矩,指节的每一块阴影都分明得恰到好处,沿着大拇指看下去高高凸起的肌肉里包含着男性荷尔蒙,利威尔几乎能被小麦色肌肤下青色血管里汩汩的滚烫所灼伤。


  艾伦的手一定有魔力,比大卫科波菲尔那双灵动魔幻的神手更加非凡难测。利威尔的大脑一片空白,只知道机械地交付出自己的手,鬼使神差之间,手掌摩擦,指缝相交,重合的那一刻,身体内的所有自由电子在情愫的作用下做起了有规则的定向运动,那种悄然而至的高频率心悸比少女的♞初♞夜还要让他羞赧惊诧万分。


  知道伊娃偷尝的禁果吗?利威尔现在就咬下了相同的那一口。于是心中的伊甸园被另一双与自己天壤之别的大手所紧紧包裹。


  艾伦能察觉到利威尔眼底的慌乱,加大力量攥紧了他的手。像是逆流而上的鲑鱼耐心穿越摩肩接踵的狂欢者,他们不断寻觅喧闹中的缝隙,缓慢而肩负重任地前进,


“借过,麻烦,借过一下。”


“我抓紧你了哟。”


  音乐的声音迅速掩盖了艾伦的轻唤,可利威尔还是听到了他的叮嘱。


   “我知道了,臭小鬼。”


  “现在我们可是在舞池中央,来,把手给我。”艾伦尽可能护住利威尔的腰,周围的人实在太多。


. “我事先说明,对跳舞——我一窍不通。”


  “没事,我教你。当然了,我觉得你的天资应该不差。”艾伦握住利威尔左手,举到齐肩的位置后,转而凑向他的耳垂,每一个字都带满♞色♞情♞的意味,“我身体力行地证实过,你柔韧性很不错。”


  “嘁,只晓得在嘴巴上占便宜。”利威尔被艾伦嘴里的热气拂得有些神魂颠倒,他环视四周的人群,拥攘到了极致竟会产生一种窒息感。


  “你可以把手放到我的肩膀上。”艾伦缓缓道来,“先迈右脚,跟着节奏。”


  “我现在的样子一定蠢死了。”利威尔咧嘴抱怨着,可身体却随艾伦所说而轻轻摆动。“踩到你的脚了吧,不过我是不会道歉的。”


  “那我轻轻地亲你一下,我们就算扯平了!”利威尔那张过度认真的脸映在艾伦的眸子里,不难发现他的双唇起了一层干裂的死皮,大概是神经紧绷的缘故,“你不用一直看着脚下。看着我就行。”


  “看你?不怕我踩着你?”


  “不怕啊,你还欠我一个吻呢?”


  “喂,我发现你今天——你今天…”利威尔的言语一停,思考了片刻才继续说,“做的每件事都很有目的性。”


  “因为我在脑子里计算重演了一周啊。”艾伦笑着耸肩,一副超脱的模样,“争吵是没有意义的对吧。所以,什么都不想,单纯的制造一些美好的回忆。”


  “我知道你,利威尔。我知道你的心是破碎的,也许是千疮百孔。我明白我没有办法住进那里,我甚至也不能把那些七零八落的碎片拼凑起来。”


  “只要你能记住我,就好了。毕竟我还是你的舞蹈老师。”


  “你真是…”利威尔狠狠地拧住艾伦肩膀的肉,“太破坏气氛了。”


  两人两视而笑,一切尽在不言中。酒吧里的音乐在此时也慢了下来,变得格外的抒情,好像是某种华尔兹的风格。


  临近零点的时分,艾伦拿回了利威尔欠的那个吻。


  “我爱你。”


  利威尔什么也没说,直到眼前所有的事物都褪去电子的虚拟外壳,他也紧紧抱住艾伦。


  剩下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U.S.A
某个小镇里。


   艾伦等到了这个小镇第一缕朦胧的晨曦,它正努力破冲薄雾的封锁,散落的微光飘进瞳膜,刺得艾伦赶紧闭上眼睛,再次睁开时,那些细碎的斑驳又重新隐匿进去。


  昨天晚上没有吃安眠药,艾伦害怕睡过头以至于错过和他的碰面。一夜无眠的经历让艾伦的后脑勺发沉,就像后脑无时无刻都挂上一个重大10千克的砝码。无所谓了,兴奋完全占据了上风,他期待着,期待着和利威尔的碰面。


  “菲利普,把镜子给我好吗?”艾伦尽力调整脖子的幅度,白忙活了大半天可不见任何成效,可他似乎是瞄到男佣忙碌的身影。不过,他的声音跟圣朱尼佩洛的声音却又不同,喉咙在经久的风化下仿佛产生了一层铁锈,嘶哑得就像是感冒初期的病人。


  “镜子?”菲利普转身走进房间,他举着两款熨烫好的西装,眉毛因疑惑而扭曲在一起,“你说什么?”


  “我想看看我现在的样子有多丑。”艾伦扯开嘴巴,也许的动作过于突然,他嘴上的一层干皮被撕开,血液顺着粘稠的口水滑至舌尖,是一股渗透出铁锈的腥甜味。于是乎一个干瘪而无奈的笑容藏在芜杂繁厚的络腮胡下。


  “你确定要用吗?我可以帮你刮胡子。”菲利普将左手举着的一套黑色西装朝前送了送,“你觉得这套怎么样?”


  “你们不想让我照镜子是怕我接受不了,其实我是能接受的。就这两天了,我还有什么是不能接受的?”艾伦微微扬起下颚,他打量着这套西装,立刻摇了摇头,“我不是去参加葬礼,我是去约会。旁边那套吧,卡其色的挺好。”


  “好吧,那我这件黑色的挂回去。”菲利普正欲提脚离开,却被艾伦叫住。


  “等等,我说了镜子。我要镜子。”


  “夫人说,你最好不要受刺激。”菲利普来回转换着视线,他攥紧大拇指,上下滑动的喉结显得犹豫至极。
“…”艾伦沉默了一会儿,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一时间黯然神伤,心想,“那我得是有多丑…”


  事实证明,确实挺丑的,颓废而病态的丑陋,像是嗑♞药多年瘾♞君子,不,比瘾♞君子还要死气沉沉,甚至还颇有几分纵♞欲♞过度的猥琐气息。


  艾伦不断审视着镜子的中年男人,他面色如土,枯槁无比。


  原来胡子已经这么长了,粗砺的长毛占据了自己大半张脸,纵横耸立的样子跟童话故事里令人毛森骨立的丛林荆棘有得一拼。还有那对苍白而血丝密布的眼睛,准确的说,苍白是眼前这个人最贴切的代名词。


  原来才35岁就会产生这么多白头发,艾伦咬了咬下嘴唇,很不自信地看向站在一旁菲利普,询问道,“我是不是该染染头发,白一块棕一块的太奇怪了。”


  “照你说的时间,应该是来得及的。”菲利普低头看了看手表,把决定权重新交还给了艾伦。


   “还是算了,你先帮我把胡子刮了。还有,头发也剪一剪,就是我从前那个发型,就用那个,他一眼就会认出我的。”


  菲利普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给艾伦修剪胡子和头发。等到艾伦再次被推到镜子前时,依旧对自己的苍白无可奈何。


  “我觉得…”艾伦嘘着眼睛,困惑的神色席卷了他的整张脸,“我的样子看起来…太像个死人了…”


  “就算是换了发型,也还是怪怪的。”


  “对了,你去给我找些女孩子用的化妆品。往脸上擦点腮红?那个红色的东西现在是叫这个名字吧?”


  “艾伦,其实你现在这样挺好的。”大半天没发表意见的菲利普破天荒地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他把领带搭艾伦的轮椅扶手上,蹲下身子静静地看着他,“我来这里也有好几年了,这是你最有生气的一次。”


  艾伦能感受到他眼睛里的鼓励,他点了点头,最大限度地接纳着来自他人的安慰,“谢谢你。真的谢谢你,菲利普。”


  “不客气,艾伦。我给你系上领带吧。是时候出发了。”


  阳光透进来的时候,艾伦坐上的车子正在发动引擎,他已经好几年没有出过这个屋子。


  引擎在耳边轰鸣,还有几声若隐若现的鸟鸣。艾伦看着玻璃窗外沉静的远郊,看着光芒是怎样热烈的给予每一寸或丰饶或贫瘠的土地,看着空气中弥漫的灰尘在光的折射下变成闪烁的渺小星球。


 
 
一点半现在超困!
还是碎碎念叨一下。
下一章是利威尔和艾伦的见面,还没怎么想好。
不过结局是温暖的。

评论
热度(42)
  1. 星星妖精胡小七丶丶 转载了此文字

© 星星妖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