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妖精

【艾利 ABO】HUNTER or HUNTED Ch.15

十字路口:

车技烂的人都说自己讨厌开车。——迈克尔·舒马赫




32




利威尔是被艾伦像扛行李一样扛在肩上,一条胳膊托住腰臀,又被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围观群众吹过口哨、起过哄,才姗姗从房子的窄门里出来,横穿空空荡荡的街道,然后扔进轿车后座的。


纵然利威尔体型“娇小”,可毕竟一身实打实的肌肉,若真要按体重秤上的数字来说,绝对算不上轻。艾伦一口气做完这套动作,竟然如同闲闲散了个步,面色不改,身形和气息也丝毫不乱。


即使利威尔在他耳边怒吼:“混蛋,放我下来。”他也全然当作没听见。


利威尔就不像艾伦这么轻松了。他到底是个大活人,不是四四方方的行李箱。他不得不提着一口气,努力绷紧腰背和小腿,一方面想为艾伦省点力气,一方面又要避免脚上的高跟鞋不留神碰脏对方的衬衫。他从中午开始就没吃过什么东西,到晚上才硬灌下去两杯啤酒,胃里火辣辣地烧得难受,妓女聚会上令人头晕目眩的糟糕气味仍在鼻息间流连,挥之不去。


艾伦目不斜视地走在路上,步履平稳矫健,仿佛身上根本没有一个一百多磅的包袱。利威尔脸色铁青,无论动手还是动脚——只要他愿意动——也许在两秒之内就能把比他高二十公分的年轻特工撂倒在地。但这个念头只在他脑海中浮现了半秒钟,便如同午后躺椅上短暂的绮梦,一丁点儿痕迹都捉摸不到了,他依然眉头紧蹙,咬着牙,僵硬地维持着这个勉强的姿势。视线里灰色的路面随着皮鞋的起落节奏无休止地前后晃动,艾伦的肩胛骨硬梆梆地顶在他的肚子上,恨不得把内脏统统挤得移了位。血液呼呼往头顶上冲,他的眼前一阵一阵地发黑,近乎窒息的呕吐感从喉咙深处汹涌而至。


好在路途不远。


利威尔曲着腿蜷在光滑柔软的皮质座椅上,声嘶力竭地咳过几下,很快感觉舒服了不少。他回过头,艾伦斜倚在车门上,背靠着月光,看不清脸上的表情。只有那熟悉的绿眼睛又大又圆,在黑暗中幽幽发亮。


“……你就这么急?”他短促地笑了一声,用惯常的嘲讽口气说。如果不是脸上的潮红和声音中遮掩不住的沙哑成分让他显得实在有些狼狈,艾伦打心眼儿里希望堵住他那张吐不出象牙的嘴。


利威尔在座位上舒展身体,扯扯他寡廉鲜耻的领口——似乎觉得衣服上那些拳头大小的破洞依然不够透气,然后继续挑衅道:“这车子倒是够宽敞,拿来玩车~/~震也算合适。”


苍天在上,他为什么不能闭嘴呢?


“哟,戏瘾还没过够?”艾伦眼皮不抬,毫不配合地浇了瓢冷水,顿了顿,又咬牙切齿地挤出两个音节,“Chili?”


利威尔一怔,大概没料到艾伦会对他的伪装和假名如此耿耿于怀。艾伦含枪带炮地问完,不再盯着他瞧,也不继续追问,自顾自俯下身,动作粗鲁地把两只艳色的高跟鞋都从他脚上拽下来。利威尔双脚的尺寸和他的身材十分相称,被艾伦捧在手里都显得小,凉冰冰的,颜色是缺乏血色的惨白,脚面上被鞋口硌出一圈对比鲜明的凹陷。


艾伦的心脏狠狠抽动了一下,他拼命抑制住将它们捂进怀里的冲动,强迫自己从那可怜兮兮的红痕上移开目光。他把这两只小东西并拢放回到座椅上,又从一旁捡起早些时候丢进来的西装外套扔在利威尔身上。


做完这些后,他沉默着起身,“砰”地关上车门,往前一步跨进驾驶室,连个不带温度和感情的清冷背影也吝于留给他的长官。


“其实我可以自己走的。”利威尔平静地说,言语间已经既无调情的成分,也听不出半点不适感。


“别多想,”艾伦发动车子,顺手调高空调温度,“……我只是不喜欢看你穿那玩意儿。”


“可以理解,这和普通人的审美……”


“顺便一提,”艾伦打断他,“你身上那两件破烂儿我也很不喜欢……虽然我既不是天主教徒,也不是极端保守主义者,但我今天确实不怎么想陪你玩车~/~震,所以它们还能再多存活二十分钟。”


利威尔咬了咬嘴唇,不再说话,好像被艾伦嫌恶的不是他身上的衣服,而是他本人。


车子平稳地起步,像只银色的幽灵,悄无声息地在沉沉夜色中滑行。


利威尔仰面躺着,蓬松的黑色短发向后翻起,露出光洁的额头。他用手把艾伦的西装外套拉高,盖过自己的肩膀和上身的那件“破烂”。


过了几分钟,他竟微微有了些昏昏沉沉的倦意,不知是因为年轻人车开得太稳,还是熟悉的味道太让人安心。


即使在WOF所有特工里,艾伦的驾驶技术也是最顶尖的。在进入WOF之前,他拿过六个卡丁车联赛和大学生方程式的奖杯,跑完过达喀尔拉力赛和勒芒24小时——这可比他简历里成绩单的分量重得多。用他自己的话说,机甲猎人已经有了,只欠一个太平洋*。狂妄自大也好,随意调侃也罢,谁都没把这句不正经的胡言乱语当真。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机甲猎人居然不知从哪借到一架幻影2000,潇洒地从新奥尔良出发,绕过半个地球,抵达冲绳岛吃了碗拉面。


但在WOF的评测标准中,车速飙得飞起或是一手漂亮的漂移过弯是远远不够的,随机应变和临危不乱则更为关键。毕竟接到手里的任务不一定是在高速路上大脚油门追捕目标,也可能是护送亲王和王妃出门度假,搞不好还会碰上前有堵截,后有追兵,还得为车上狙击手提供平稳射击环境的倒霉状况。


利威尔本人一向讨厌开车,哪怕和艾尔文两个人出去,握方向盘的也一定是艾尔文。彼时他认识艾伦尚不久,先入为主地认为这迷信自己车技和过往荣誉的毛头小子一定会在一连串的刁钻测试中吃些苦头。艾伦也正如他所想的那样——即使身上的绷带还没拆完——一副自信心爆棚,志在必得的样子。甚至不知天高地厚地向利威尔提出,如果他在测评中拿到了比利威尔更好的成绩,就要从军需部的车辆名录中挑选一台自己中意的座驾。


利威尔在这个评测中的得分远不像在虚拟战斗系统中那样一骑绝尘,但他还是欣然应允了下属的要求——一边估算着恐怕至少在七八个项目中艾伦只能拿到B,一边破天荒地留心了一下军需部新进的跑车。


艾伦的表现比利威尔的最佳预期还要出色许多。他在18个项目中拿到了令人咋舌也是史无前例的全A成绩,而且其中有13个A+。行车记录和视频被拿去反复审查了六次,还被毫无理由地要求换左舵车重新测试了一遍。内部论坛里在谈到他时头一次有了“利威尔小组的受虐狂”以外的形容方式——尽管那个贴子还是以利威尔小组的受虐狂开头的。


利威尔翘着腿,喝着茶,心安理得地听完艾尔文絮絮叨叨的夸奖,然后将其高度凝炼为“还不错”转达给艾伦。


“你已经过了需要通过分数来证明实力的年龄,小子,”他说,“但是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会由此稍微调高一些对你的期待。”


“您大可以期待得更多一点。”年轻人热切地回答。


利威尔后来回想起来,大概就是从这件事前后,名为艾伦·耶格尔的一切开始一点一滴地渗透到自己生活的各个角落。


“根据你的级别,他们应该会给你一台奥迪或是其他什么东西,不过你确实值得好一点的……”利威尔带着他走进自己的办公室,从平板上调出一个表格,“迈凯轮和保时捷都可以……如果你去军需部问,他们肯定全力鼓动你选前者,别被他们洗脑了,最终的决定还是由你自己来作。阿斯顿马丁看起来也不错,你是007的粉丝的话……如果你非常喜欢法拉利或者兰博基尼之类我也可以帮你争取下,不过肯定没有现车,要几个月时间改装……布加迪什么的不要指望,等你坐到我这个位置上再说。”


“我想要那台沃尔沃XC90。”艾伦说,看也不看利威尔递过来的车型列表,仿佛心里早就有了打算。


“沃尔沃?”利威尔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你喜欢沃尔沃?”


“啊,”艾伦踌躇片刻,说,“平心而论,并不……”


“在我面前你没必要遮遮掩掩的,艾伦,”利威尔的口气有些不悦,“我以为你并没有因为我狠狠揍了你一顿而对我心存芥蒂。”


“当然没有,我保证。”


“希望如此,”利威尔审视地看着艾伦,目光里透着几份怀疑,“我喜欢直来直去的人。如果你对我有哪里不满,任何方面的,我建议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


艾伦立刻发誓自己身上每一个细胞都如利威尔所说的那样“直来直去”。


利威尔勉强信了,又将话题转回车子上:“你可以挑一台你真正想要的,我承诺过会尽量满足你。”


艾伦脸上露出个大大的笑容:“我想要的是钥匙在您口袋里的那台,银灰色的,沃尔沃。”


最后,艾伦得到了一辆崭新的XC90,和他长官的一模一样的同款。没过多久,他又顺利拿到了长官那台的备用钥匙。


人身边一些细微的事物,往往会在不经意间变了味儿。


两台本来就是双胞胎的车子似乎越长越像,同样的轮胎和座椅,同样的内饰和香水,同样的武器悬挂,每个格子里被放进同样的东西,连钥匙的解锁波段都被调成分毫不差。时至今日,利威尔也说不清究竟哪台是自己的车,或者停在自家车库里的那台到底隶属谁的名下,反正大多数时候都是艾伦在开。


“很容易分辨啊。”年轻人得意地向他眨眨眼。


狡猾的小鬼,明明故意搞成这样就是想让我混为一谈吧。


利威尔右手盖住自己的双眼,无声地叹息。


可纵容事情发展至此的所谓大人,难道就是清白无辜的?


“你生气了吗?”他听到自己的声音问。


虽然没什么底气,但在安静的车厢里已足够清晰。


艾伦缄默不语,慢条斯理地换挡转弯换挡,好像打定主意不想同他说话。


他无意识地攥紧了西装内侧光滑的丝质衬里。


“你生气了吗?”他又问。


利威尔蓦然意识到,他和艾伦相处两年半,这句话还是头一回从他的嘴里说出,扮演小心翼翼询问角色的似乎总是艾伦。


有时是任务中一点自以为是却又砸了锅的小把戏,有时是半夜里从酒吧打来的不知所云的电话,有时只是冷不防抽走他手中吃了一半的华夫筒冰激凌,然后换上一杯热气腾腾的奶茶。


你生气了吗?


年轻人的眼角微微下垂,碧色的眸子里缭绕着水气,间或划过一两道光彩,也是内敛而不敢张扬的。


瞧着怪可怜,像条被主人嫌弃的小狗,耳朵都快耷拉到地上去了——韩吉有一次这样形容。


利威尔从没养过狗,但他无来由地相信,韩吉家的两条傻狗就算无家可归,流落街头,也绝做不出半分相似的神情。


利威尔不认为自己是好脾气的人,他也知道其他人在背后是怎样议论自己的——凶恶暴躁的矮子,还有洁癖,艾伦的“遭遇”让这些评价的程度又上升了一级。


但他确实没有对艾伦生过气,无论是当众一脚把艾伦踢成胃出血时,还是在电影院外,打算把艾伦披在他身上的外套甩回到对方脸上时。甚至当理智警告他年轻人的试探和亲近已经远远突破底线,他内心深处依然没有感觉到气愤和被冒犯。


他会随便扯个蹩脚的理由搪塞过去,更多的时候则是一言不发,好像他不说话,就能自欺欺人地躲过这一遭。他常常想,明明发问的是艾伦,为什么诚惶诚恐、左右而言他的却是自己?


如果有朝一日,角色对换,那个人又会如何?


车窗外的路灯一闪而过,在年轻人脸上映出一道泾渭分明的刻痕。


他不愿承认,这一天当真到来之时,似乎惶恐不安的依旧是自己。


握方向盘的恶魔没有折磨他太久——尽管在他的维度里这已经够久。


“是的,我生气了,”艾伦一个词一个词地钉在他心口,“利威尔,我希望你能了解这一点。”






*《环太平洋》中的机甲就叫做Jäger






33(上面是真车,这是假的)




TBC.




虽然被 @沉睡发条 太太指了路可依然是科目一都考不过的废物,摊手。不过终于写了最狗血俗套的琼瑶桥段还是开心的。


这章字数有点爆,我看都快1W1了不如就到此为止吧。不要说我拉灯,至少艾伦不是三分钟了!


啊,这几话的伦好帅。


最近在写兵长生贺,本想短篇一发完不知怎么越啰嗦越多。。。

评论
热度(327)

© 星星妖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