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妖精

『艾利』Yes or no ?

而眠21:


1


2
》  没赶上昨天把它完成有点遗憾    有点接不上了忘记前面写了什么要写什么                              元旦快乐。    我仍然爱着他们。                            4.


“很抱歉打扰您的休息,长官。”艾伦说。


“……艾伦?”艾伦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时间,下午十七时零五分,他听到了对方尽力平复呼吸的声音,“我们的案子出了什么问题?”


“不,长官,很抱歉是出于私人原因,”艾伦接着说,“我知道这样问非常冒昧,但,利威尔是不是在您那里?”


那边又停顿了几秒,一向稳定温和的声音恢复常态,再次传来:“很抱歉,艾伦,没有。他上次联系我还是三个星期以前。”


“那打扰了,祝您周末愉快。”


“等一下,艾伦,”艾伦重新贴近听筒,“你现在在哪儿?”


“基斯长官这里,阿尼的案子。爱尔敏觉得基斯长官可能会有线索。”艾伦想了想,“如果您有利威尔的消息,或者利威尔联系您,请告诉他,我很担心他。”


艾伦挂掉了埃尔温的电话,这是他联系不上利威尔的第三天。本来是周末,但他跟进的案子周一就要开庭了,证据链还有些欠缺,他不得不回来工作,被爱尔敏指使团团转了一天,他现在又派去询问他的前培训官基斯——基斯是他父亲的好友,周末拜访不会太突兀,也能多套点信息。他在去基斯家的路上打了这个电话。


这是他拨出去的第十三个号码,然而他没有得到任何关于利威尔的信息。他把利威尔的关系网排查了个遍,但很明显利威尔的关系都只忠于他。艾伦想起凯尼的忠告,小家伙向凯尼发誓说“会好好照顾利威尔”“不着急永久标记想让他慢慢接受我”谈个甜甜的恋爱什么的。


凯尼嗤笑一声说:“利威尔可吃不了这一套。”


艾伦昨天在利威尔的公寓里待到半夜,遛狗的老大爷带着物业过来的时候他还以为是利威尔回来了。那个时候,他正靠在书桌上,看着打印出来的利威尔通话记录单子,嘴里叼着水笔的笔盖,脚跟抵在桌角处,晃着他的长腿傻笑。利威尔的话费单子不是很长,也并不复杂,就那么几串数字重复来去,而他的号码几乎天天都会出现,霸占利威尔的早上中午和晚上。然后是三笠的,在其中规律地穿插。于是艾伦就没出息地笑起来。


除了最后一个临时号码。


他下午给埃尔温打了电话,给佩特拉的电话则是昨天深夜。佩特拉是个金色头发的好姑娘,文能安抚受害人武能远狙嫌疑人。艾伦把烟卷狠狠地掐灭了扔进垃圾桶里,拨出了好姑娘的号码,好姑娘都是早睡早起,但他用了利威尔的手机,利威尔的电话好姑娘一定会接。打过去的时候,好姑娘甚至还打了一个哈欠,然后就听到了艾伦熏了一下午的大烟嗓,又低又沉。


吉克给他打电话的时候都被他吓了一跳,犹犹豫豫地:“不就是利威尔吗?你用得着这么……?”


吉克作为一个不靠谱的老哥第一次认真地关心起弟弟的恋情,虽然听上去还是市场调研的语气,丝毫不客气:“这个下午我做了点调查,利威尔虽然是个Omega,但出奇的是他三十多岁了还没有过稳定的Alpha伴侣。艾伦你可得想清楚,这意味着他可能有很大的缺陷,比如他生理方面有问题,比如子宫就是个摆设,更有可能滥.交。”


还是早日从良的好。


艾伦狠狠地嘲笑了他哥那套理论,说别拿你那套市场分析的理论来恐吓我。怪不得你无论是商场还是私下都被利威尔打压得那么惨,利威尔什么样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气得吉克扔下俩号码一个名字就挂了电话。


“艾伦,”被他害得一晚上没睡觉的好姑娘忽然打了个电话过来,语气决绝斩钉截铁,不容艾伦插一句问候进去,“我一个小时以前接了利威尔去高地公园,他手里提了个黑色的密码箱。”


“我真的觉得埃尔温会比你适合很多,”好姑娘吐出一口气来,开始抽抽噎噎,她这么做好像背叛利威尔又好像出卖自己的心,“但你看起来像是很认真的,那就便宜你好了。”


艾伦低着嗓子说了声谢谢,其实他已经在路上狂飙猛进了,车头上顶着警灯呜哇呜哇——真不晓得他这一路飙出去是飙了多少薪水和检讨,所以他真没听到好姑娘怎么了,也没有半个字的安慰,他只知道自己得赶快去把利威尔弄回来。


他当然知道凯尼那么说是嘲笑他,傻白甜恋爱脑,热血上头一厢情愿,但他现在真心实意地后悔了,Alpha的占有欲席卷了他的理智,他只是希望还来得及。


埃尔温关掉手机,打开了门,他径直越过一尘不染的客厅,扭动书房门的把手。


“埃尔温,我很高兴你及时回来了。”


逃犯利威尔正坐在他的沙发上,眼圈微微泛黑,但衣着整洁干净,一如既往。书桌上放着一个小箱子,他的右手在箱子上敲了两下。


“我刚刚才跟艾伦说你不在我这里。”埃尔温朝他扬了扬手手机,“你不是被法兰接走了么?”


“我有你的钥匙,没想到现在还能用。”利威尔把那个精致的小玩意拍在锃亮的桌面上,然后指了指埃尔温的手机,“法兰,可能是有女朋友了,眼睛就没离开过屏幕,不太方便继续住在他那里。”


“除非艾伦再打电话过来,否则我不会主动给他回电。”埃尔温会意,他把手机也扔在了桌面上,和那个密码箱子并肩,“安保系统有段时间没更新了。”


“不过说真的,利威尔,我觉得这次是你过分。你跟他说原因了么?”


“噢。”年轻的男人垂着头,避开了埃尔温的问题,“那小鬼的信息素还真是牢固,韩吉说,最少还要一个月标记才能消退。”


“利威尔……”埃尔温上前一步。


“……你别靠近我。”利威尔嫌弃地闪身靠着沙发背,弹性极佳的靠垫被压出个凹陷来,“你身上什么味道,糟糕透了。”


“……我刚从健身房回来。”


“我还以为你是把自己扔在州际公路上打了个滚,一股晒化了的沥青味,你还真是懂得保养。”小个子男人指着浴室,“赶紧去把自己弄干净。”


“利威尔,你得找个心理医生,纠正一下你的婚恋观。”浴室里哗哗的水声也挡不住埃尔温交流的欲.望。


“首先,我希望我的心理医生不是个秃子;其次,我希望他除了‘应该’和‘不应该’还有别的屁话。”


埃尔温顿了顿,跟他确认:“利威尔,你是在说我吗?你真是会伤我心。”


“我还以为你是个心理健康的成年人 ,不会这么轻易被需要心理医生的人伤到。”


“针剂你注射了?”


“三支还差一支。”


“你知道这个东西有很大的副作用,其中之一是提前到来的发情期?”


“如果我坚持不住了你就把我拷在随便你家的哪儿关起来就成。我已经叫韩吉来送抑制剂了。”


“我是不是得多谢你还真把我当正人君子,利威尔,我也是个Alpha。”


“等你能跟米克说出这样的话来再说吧。”利威尔顿了顿又说,“我明天得去机场接三笠,这该死的针剂不能拖太久。”


埃尔温沉默了一阵儿:“你为什么不跟三笠解释?”


“你觉得这是能解释清楚的问题?你脑子是不是跟奈尔一样坏掉了?”


“利威尔,我觉得这整件事情听起来更像是你心里有鬼。”


利威尔罕见地安静下去。


艾伦杀到埃尔温门前的时候恰好赶上这段沉默快要结束的档口,利威尔从埃尔温的书柜底层摸出了镇静剂给自己来了这么一针,准备把最后一支针剂注射下去,忐忑不安、做贼心虚什么的情绪都纷纷脱落,他被迫安静起来,对着推门而入的埃尔温也没办法发火:
“我还没有叫你进来。”


食指穿在手铐的圆环里晃了两下,利威尔察觉到气氛不对,抬起头来。是沉默的小鬼而非他认为的埃尔温,书房的门大开着,从门洞里灌进来一股凉风。小鬼大概几天没好好收拾自己了,旺盛的雄性激素使他下巴上贴起一层胡茬,眼里满是血丝。


他既不接近也不后退,没有质问没有指责,他冲着沙发上的男人伸出手去。


“利威尔,跟我回家。”


利威尔很少用感性的词语去形容某个人的声音,除非是法.庭上作证必需。但现在艾伦的声音听上去糟糕透了,像是快渴死的鱼,仅剩鳞片里的一丝水,竭力而无望地挣扎,鱼尾在浅沙坑里拍打,沙子纷纷散落。


韩吉花了三个小时才骑着她的雅马哈R6奔到埃尔温门前,改装过的不亚于一代的性.感.大嗓门轰着埃尔温的耳膜:“利威尔应该不会怎样吧?”


“未必。艾伦还把利威尔从我书柜上摸出来的手.铐.带走了。”


“……。那我觉得这抑制剂他也用不上了。”


5.


大家的日子最近都不太好过。


年底了,圣诞节,除了每年都能看到的醉酒Santa Claus,并没有麋鹿加雪橇把这个红鼻子老头带走反而还要在警局里拷一晚上,临时抓来的法官大人打着哈欠上庭以外,他们还得加班加点把一些案子给结了总结这一年的劳动成果,计算计费工时想方设法多领点工资和假期,免得还没来得及把袜子挂好就被叫回来加班加点——虽然是常有的事,但谁也不想真就那么倒霉。一向优雅的赫里斯塔小姐都小跑着把文件放在埃尔温的办公桌上,她的迷妹捂着心口说这简直为沉闷的办公室带起一股清风。


但日子真正难过的地方并不在于过节前忙忙碌碌,上班都习惯了,何况还有个洗白白的假期等着你,还有人会幻想万能的Father Christmas能给他带一个长腿细腰的圣诞礼物来呢。


日子真正难过的地方在于狗粮遍地——每个进入利威尔办公室的生物都应该有被艾伦来来回回审视两遍的自觉。有人开玩笑说,利威尔动动手指,艾伦就能扑出去把面前的人先卸胳膊再卸腿,生吞活剥。


“……”


“当年你得到消息说耶格尔先生破产了,风风火火把我从被窝里踢起来,命令我去把三笠带回来。”


“耶格尔先生对我混混的身份表示了极度不认同,而且他表示有能力继续抚养艾伦和三笠——大概是砸锅卖铁也不能让孩子落到一个混混手里的意思。实在点说,耶格尔先生要是涵养再差些可能就直接对我说滚蛋了。”


“所以你想让我主动去他们家?别做梦了凯尼。”利威尔伸长了胳膊敲了敲半透明的窗子,窗外一条猛犬“唰”地站了起来,“下次这种屁事就别跟我说了,你还不如想想你没着没落的晚年生活,那个叫乌利还是什么的人你还跟着他吗?”


凯尼一颗红心操着他外甥的婚事,外甥吊儿郎当不把他这个舅舅看在眼里。他一拍桌子,拦住利威尔的去路,居高临下,他这外甥娇小得可一点都不像他。吓得一直保持沉默恨不得在凯尼面前把自己变成透明人的伊莎贝拉抖了抖:


“那你现在和那个小子是干什么?!”


“谈恋爱啊。不知道是哪个老混蛋说我受不了腻腻歪歪,那就先谈上他十年八年再说。要是不满意就把他甩了。”相比于凯尼利威尔更在意三笠,这次连三笠都默认了利威尔和艾伦的关系凯尼的意见还算个球。他毫不在意地推开凯尼壮实的胳膊,把手交在刚刚冲进来的猛犬手里,任由他握了会儿,手终于由凉变热。没什么精神的脸上挂着俩黑眼圈,“红茶泡好了吗?”


“嗯。我的位置上放着毯子。”竭力在凯尼面前表现深情的艾伦吻了吻利威尔的手背,“去休息会吧。”


“艾伦当年还把我的抑制剂丢进河里去过。你可以和他好好聊聊。”利威尔反手把小家伙卖给凯尼,顺带揉了把小家伙柔软的头发。
“你最近是都住在这小子那里吗?我去你以前住的地方找你都没个影。”


“是啊。”利威尔把艾伦往凯尼面前一推,就转身出门,心里十万个猛兽奔腾,他不过离开一会儿,艾伦就带着搬家公司把他家给偷了,从冰箱到衣柜都洗劫一空,连领巾和胡萝卜都没给他剩下一条。那个小区虽然看起来不上档次,好歹他也住了很多年,安全性向来说得过去。再找那么个让人放心的地方真的很难。但利威尔还是轻描淡写地应付凯尼,“我最近不接私活,你的活也不接。”


凯尼板起脸来,在心里磨牙吮血。利威尔打上班也不过应付了他五分钟,看他那纵.欲.过度的样儿,卸面前这小狼崽子一条胳膊恐怕已经不能出气了。


“那个……艾伦,利威尔最近都这么……”伊莎贝拉在气势汹汹的凯尼身后探出头来。


“啊……”一直看着利威尔端着红茶在走廊尽头把韩吉按在墙上恶狠狠踩的艾伦终于扭过头来,顶着凯尼吃人的目光无奈极了,“最近他睡得不是很好,半夜总是惊醒。还不怎么肯好好吃东西,我想带他去医院他也不去……”


喂,凯尼老爹你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啊,我真的没特别过分。


“你们都……”伊莎贝拉难得的委婉了一下,“有采取过什么防范措施吗?”


“没人教过你们防范措施吗?!!!”妹妹的旧事涌上心头,凯尼看着茫然的小鬼怒拍桌子。


利威尔三个月来终于逮着机会把他的鞋印在韩吉的后背上,一手红茶一滴不洒:“我叫你送的抑制剂你是吃了吗?!”


“啊那个利威尔……”韩吉双手举高,侧脸在墙面上摩擦,该死的设计师把这条走廊的瓷砖做成了磨砂质感的,背后那个矮个儿男人简直有意要她搓一层皮下来,“我真的、有、有难言之隐。”


“说。”


“啊,那个难言之隐就是、就是很难说出来的啊……”韩吉看着眼角里能瞥到的高大人影,激动地要哭出来。


利威尔正打算在韩吉背上用脚尖捻上那么一撵,毕竟私吞了他的抑制剂害他好几天都没办法出门还被小鬼捡了便宜,佩特拉急得几天在他家门口转悠,差点就带着隔壁S.W.A.T.非·法闯入民宅,简直是罪无可恕。他最近记性变差脾气变好,但也容不得韩吉干出这么大个岔子还不兴师问罪,他倒想要知道什么难言之隐耽误了韩吉开着她的改装车来救他一把。


忽地脚下一轻,利威尔被人从背后抱了起来。他恼羞成怒要转过头去教训不知轻重的小鬼,小鬼就把嘴唇堵上来:“我想请您尽快把手头的工作安排出去,我和您一起去医院。”


郑重其事地。利威尔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儿,他的大脑飞速运转,医院里住了什么重要人物?凯尼虽然老了但老当益壮应该不至于被他气进医院吧,诚然他听见了凯尼的怒吼,顾不上从他脚下溜走的韩吉:


“怎么了?”


艾伦大臂一圈把他环在胸前,四两胸肌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您和我可能要当爸爸了。”                                                                 ————END————

评论
热度(80)

© 星星妖精 | Powered by LOFTER